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一声吼  >  精彩转贴
中南海动态:江胡合流 胡向左转令温处境艰难

5701

阿波罗新闻网2009-01-08讯】

  中共面临最深刻合法性危机

  “改革开放”在公众眼里已经与权力资本化、权贵私有化等同起来,这标志着中共面临着建政六十年来最深刻的合法性危机。面对此状,中共第四代权力核心层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的权力之源来自于胡锦涛被邓小平钦定,只有为“改革开放”正名,才能从政治伦理与逻辑上强化他们这一代与“总设计师”的法统关系。不过,这次意识形态宣誓不仅带来了党内更深刻的分裂,从此“党内民主”被朋党政治所替代,而且胡温新政必将在底层社会大大贬值。

 

  不少网民对胡讲话引起的左派狂热报以嘲笑,如凤凰博客刊出的《总书记“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震慑谁?》一文后,反击跟帖称曰“又见大批判”及“文革文章又来了”。

  “稳定是硬任务”预示胡左转

  胡在长达一万八千字的讲话中,十四次使用“和谐”一词,但是,他最担心的是社会稳定问题。在讲话中强硬地表示“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这样的说法预示着胡的政策将大幅度往左转,试图用高压来维持自己的权力。这是毛泽东之后中共领导人的惯用手法:用右倾来提高自己的人望,获取人望之后,马上左转。邓小平从开放西单民主墙到反对自由化,江泽民从整肃负有“六?四”血债的北京帮到镇压法轮功,其政治策略如出一辙。胡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以前,为了塑造自己的开明形象,一直避免重提“稳定高于一切”的政治口号,力求用“和谐”来替代“稳定”。由于二○○八年国内外局势复杂,先是宏调失败,后继金融风暴,再加上各地维权力量不断涌进北京,他及第四代班子认为的管治危机已经威胁到中共的统治。在讲话中,他虽未重复“稳定高于一切”,但是“没有稳定,什么事情也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去”之诠释实际上是胡记“稳定高于一切”的版本。

  胡记版本的出台也意味着坊间盛传的江胡斗正式结束。表征之一是,周永康在二○○八年六月份的全国政法系统内部讲话《坚定不移地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捍卫者》,正式得到胡的认可;表征之二是,江泽民在听到胡锦涛对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敬词之后,马上起立并令朱镕基、李岚清等人起立,用共同鼓掌来表示谢意。周永康的《捍卫者》内部讲话指出:“发展是硬道理,第一要务;稳定是硬任务,是第一责任。发展是政绩,稳定也是政绩。”而半年之后胡的讲话充分认可了周的观点,只是对周的讲话原句进行了压缩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胡对司法公正的要求含混不清也就有了“一定的道理”。

  周永康刘云山内部讲话露杀机

  周永康内部讲话露出的杀机最初被民间观察家视为江系维护既得利益的举动。奥运会后,中共在香港的特情系统积极运作,劝说一位素有自由主义旗手之名的大牌经济学家出来为中共说好话,称“中国已经形成人类最好的制度”。对于这样突然的高调“拥共”表态,连国内官方媒体都大吃一惊,如《中国新闻网》的有关报道称:“在公开或者私下场合,所有大陆学者一致认为这个看法过于乐观。”在这之前,江系留守、意识形态把关大员刘云山已经通过内部讲话的形式讲出了“中国制度优越无比”的论调,并半露杀机地说:“充分认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保持高度警惕,防患于未然。”可见,香港大牌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突然转调并非偶然或炒作,实际上是刘云山讲话的香港版。所以,有些民间分析人士私下评价港版的刘云山讲话为“镇压信号”,至刘晓波被捕竟然不幸言中。

  左派学者指温家宝“砍旗”

  与“和谐”被淡化、“稳定”被高举相对比,胡的讲话虽然勉强讲了一些关于“社会主义民主”的内容,但语焉不详,最为主要的是长达一万八千字的讲话对“普世价值”未置一词。这种情况说明胡在外交场合谈的“普世价值”已经受到党内的严厉批评,为了权力稳固,他不得不极力回避。

  此前,胡的西藏继任者、现任社科院长陈奎元,在二○○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公开批判普世价值。陈说:“我国也有一些人如影随形,大讲要与普世价值接轨。我们研究重大现实问题,涉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这种重大理论战略问题上要清醒。”陈对普世价值的公开批评,不仅说明党内左派势力对胡的极度不满,而且也说明 “温家宝是赵紫阳集团的残渣余孽”的攻讦言论已成为党内一种调门。在陈奎元棒喝胡锦涛“要清醒”之后不到一个月,左派学者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张德勤、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左大培就在“乌有之乡”沙龙上公开指责温家宝“砍旗”与“渎职”。

  左派得势 反腐暂缓

  左派得势,反腐败至少要暂缓。胡的长篇讲话对司法不公与反腐败讲得最少,并且都是轻描淡写。而据二○○八年最后一期《南风窗》的文章《反腐败的沉思与启示》引用百姓俗语称,现在是“反腐反腐越反越腐”。可以预见,越反越腐的情况不仅要继续下去,左派得势之后的重要标志就是中共高级权力层面的腐败将不受任何约束。但是,为避免民间这种判断形成“反抗共识”,中共当局继续做大反腐文章,比如深挖商务部郭京毅案件,又牵出国家外汇管理局汇检司司长许满刚,媒体大肆宣传。与此同时,三鹿毒奶粉事件被中宣部有意识地提前放风,称“主要责任人田文华可能判死刑”。媒体提前预测可能的判决结果极为罕见,而此次有意的放风旨在转移公众对“越反越腐”的不满情绪,并借此严厉警告在未来可能的动荡时期给北京权力核心层添乱的官员。另一方面,石家庄市政府迫于三鹿供货商的讨欠压力,已经抵押了市政府大院的三分之一的地产、拍卖了一座政府产权的星级宾馆,取得钱款后,及时代三鹿集团还债。这样的举动在中共建政以来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它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共面对社会危机的极度畏惧心理。

  胡向左转令温处境艰难

  胡的讲话全文刊发于全国各主要媒体之后,温家宝处境极为艰难,不得不再打悲情牌,其智囊班子通过腾讯网发文,说:“温总从○三年以来瘦了五斤。”不言而喻,这个悲情牌对胡也是一个威胁信号,因为全国人民在电视上都看得到“胡总胖了”──六年前是个瓜籽脸,现在成了娃娃脸。

  胡的左倾变化不仅使温家宝遭受打击,而且此前高喊“解放思想”口号的地方实力派无一不产生严重的挫折感。但是,期望权力升值是中共地方实派的既定方针,他们不会甘于来自中央意识形态权威的压抑,其选择方案不是直接对抗胡锦涛,而是实施现代版的“清君侧”。其大体途径是:其一,把改革话语极度扩大化,毕竟改革的话语资源起自地方,从而把陈奎元、张德勤、左大培等左倾狂热分子的话语压下去;其二,在地方打造“意识形态政绩”,即把民生项目的成就包装成国际宣传的材料,暗示民本政治将导致中国的民主政治,为未来的权力决战争得国际支持。

  第一个方面,已有人做出了预见性反应,如朱镕基所器重的文胆周瑞金现在一直有很大的影响,早在二○○八年初他就在右派杂志《财经》发文《改革不可动摇》,提前从理论上打击左派。左派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指责该文是“改革开放不可动摇,势将卖国进行到底”,“乌有之乡”网站则有文章称之为“改革不可动摇,将反革命复辟进行到底”。第二个方面,不仅有地方实力派在努力塑造自己的国际形象,而且深得胡锦涛身边智囊人物的暗中支持。如王沪甯与俞可平等人借助保护色的大胆言论,表明了他们与地方实力派的“精神联盟”关系。

  江胡合流,右派出来圆场

  胡锦涛面对即将来临的“六?四”二十周年,不得不与江泽民妥协,因为二人的权力基础都与二十年前的镇压密切相关。胡在西藏的镇压行动远比江泽民的首鼠两端要坚决得多。二人妥协的迹象不仅表现于胡送赞词、江率队鼓掌的表面形式,而且,会后已经传出胡锦涛特批陈良宇保外就医的“小道消息”。消息人士称:这样做是有先例可循的,比照了当年胡耀邦特批江青保外的做法,如○九年不发生动乱,陈良宇就不被送回秦城监狱。

  知情人士对胡锦涛主动与江系的和解,戏称为“宁汉合流”──发生在上个世纪蒋介石与汪精卫共同对付共产党的史实,那是一次短暂的妥协。

  胡锦涛无奈左转又怕背上历史包袱,烦恼之状可想而知,所以就不得不拜请右派学者出来为他“打圆场”。国家行政学院的汪玉凯教授说,胡总“将改革升格为革命”的论点等于表明他“还要继续改革”。中央党校的谢春涛教授则说,胡总“不折腾”之论有现实针对性──反对某些人否定改革。但是,不管怎么说,胡的讲话是一次冻结政治改革的“稍息”口令,中共第五代必将面临更加严重的朋党化政治。换言之,“党内民主”已经异化为朋党政治,再压抑社会民主,中国只能崩溃,别无他途!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7/09 04:14:29 AM
100
游客
   01/08/09 10:37:10 PM
good
游客
   01/08/09 09:15:10 PM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