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一声吼  >  精彩转贴
中国传统武术到底能否用于实战?能不能打?

5545

阿波罗新闻网2008-12-03讯】   

我是一个练了半辈子传统武术的人,不论是养生还是防身,我都尝到了甜头,现在国内的武术界,有好多人看不起传统武术,说它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不能打。我不敢苟同。因为在几十年的人生经历里,我深深体会到了传统武术的技击作用。

 

我于19461月出生在沈阳,从小我就喜欢武术。那时我家住在沈阳城的大北门外火神庙附近,那可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武派太极高手阎志高的师兄霍梦魁就在那里练武授徒。霍大伯与我父亲是好朋友,于是从十二岁起,我就跟着他习武练功。不幸的是,在我十六岁那年,霍大伯因煤气中毒而谢世,我失去了一位好老师。从那以后,我开始跟舅舅夏英久及他的师兄弟兰树铭学摔跤。夏与兰都是尚云祥高徒张定一的传人,特别是兰树铭的跤技赫赫有名,他与哥哥兰树生共创了沈阳摔跤的兰门一派。在明师指点下,我的跤技突飞猛进,在沈阳市的一次武术比赛中,我取得了次轻量级第三名的好成绩。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到处一片混乱,我的习武练跤活动也被迫终止了。1996年的一天,我到市郊一个农村去画毛主席像,下午回家的路上,一辆卡车从身后追来,停在我身边,车上跳下一群人,不由分说,用一只麻袋套在我身上,扔到车上,开车就走。后来他们把我拉到一个地下室,好一顿痛打。打过后,才知道原来抓错了人,把我当成另一个对立的造反派的人给抓来了。无端受屈,给我刺激很大,一连几天都咽不下这口气。我从小习武,又练摔跤,可连这种突发事件都对付不了,这不是白练了嘛!这时有朋友说,你练摔跤能对付一二人;若是练武术,那七八个人都不在话下。一语点醒梦中人,从此我遍访沈阳的名师,疯了一样地习武。

 

我先后跟尉剑峰、刘清泉、吕洪臣、付剑飞学过八卦掌、绵拳、拳击、快手技击,收获很大。这一时期,我的单刀和甩头(绳镖)练的很好,一起玩的伙伴都称我为小胜英。那时我年轻气盛,爱打抱不平,又仗着有了点功夫,很爱与人动手。有一次,我在东关里云小学附近练武,见几个无赖对我一个师妹纠缠不休,我一气之下,一顿拳脚打得他们落荒而逃。


1983
年夏天,我代表付剑飞去给杨俊秀祝贺七十大寿,没想到竟成了我武术生涯的转折点。杨俊秀是形意拳高手,其师辛健侯是尚云祥的高徒,解放前曾获全国武术擂台赛冠军。杨俊秀功夫十分了得,尤精技击,不仅在沈阳,就在东北武术界也大有名气。那天我去贺寿,杨师的一个弟子郭某某被人挑拨,说我是付剑飞付大剑客的徒弟,好斗,如何不服人如何狂妄等等,挑唆他与我比手过招。郭轻信了,再三提出要与我比划比划。我推脱再三也推脱不掉,只好与他过手。我们在一个没人的屋里讲好点到为止,一伸手,我连胜了三次。郭急了,就在我转身出门时从背后偷袭,我疾转身格架,不小心把腕上的手表打坏了。那年月,表可是十分值钱的物件。我也急了,一个野马分鬃将郭挑起来抛到炕上,砸碎了几块炕砖,人也落进了炕洞里,疼的嗷嗷叫。纸里包不住火,没多大工夫,杨师就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把他的弟子大骂了一通,然后提出要教我武术(他看中了我的胆识和为人),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从此我就跟着杨师习练尚派形意拳。跟从了杨师,才知道武术的天地是多么广阔,才知道技击的奥秘有多深,再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从前与人动手较技,不禁冷汗直流,我那是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若是碰上一个像杨师这样的,不把我打扁才怪呢!

 

这一年年底,杨俊秀病重,我在床前护理了一个多月。这期间,他给我讲了好多的技击理论和技击手法,可惜我当时形意的根底浅,领悟不透。这些东西直到许多年后经李文彬师爷再次讲解,才算彻底弄懂。


杨师病逝后,我的舅舅夏英久又把我送到杨的师兄张国良(辛健侯的掌门徒,1947年第二次东北武术擂台赛季军得主)处,张先生将我收入门下,从此我拜张国良为师,继续苦练尚派形意拳。

 

那时我每天早晨五点以前就到公园练功,七点多才离开,晚上还要自己加练一个多小时。张师每天带着我练拳,给我讲技击手法,有时甚至我们爷俩真打实拼。开始的时候都是我输,经过好多年,直到20世纪90年代,我才能和师父互有胜负。我师父名声大,有时会有练家来切磋,也有时会有来挑衅踢场子的。有一回来了一个练太极的彪形大汉,把我练的相当不错的师弟都给赢了。第二天他又来了,目空一切,口出大言,一个劲的贬低我们的形意拳。我忍不住与他动了手,一个崩拳打得他退出丈外。他不服,喘了口气再来,又被我用野马分鬃挑的直飘出去。这一回他服了,临走时对我师父说:你有个好的顶门徒弟了!


1995
年,辽宁省以武术界、摔跤界、拳击界部分名家为主体,组建了省跆拳道协会,又成立了辽宁省跆拳道运动队,聘请曾获韩国全国冠军的金勇先生为教练,教授跆拳道比赛技术和经验。当时所有搞跆拳道的都是只会用腿而不懂用拳,而金先生又颇有些看不起我们辽宁队。在为他送行的告别宴会上,我提到拳的用法,金先生不屑一顾,后来我们两个试了试手,他被我的一个劈拳打了出去三米开外。金先生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很服气的承认形意拳非常实用。后来这事传了出去,省队的宁某某和王某某不信,非要一试,宁某某是当时全省75公斤级的冠军。结果被我一巴掌一个,都打的飘了起来。他们与当时的总教练张某某、主任谭某某说了这事,他们也不信,也来找我,结果也是一巴掌一个地飞了出去。在1995年到1997年期间,辽宁省跆拳道界都讲:张世杰这老爷子最能打,谁也经不住他一巴掌!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如辽宁无差别级散打、跆拳道双料冠军王某某比赛获胜后,我说了句:小伙子打的还行,就是发力差点儿!他不服,问我怎么发力,并与我动手,被我一巴掌打出四五米远。起来后,他给我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礼,问我怎么称呼,在哪练拳。从此,他每天早晨5点准时到长青公园里跟我学艺。开始时他一个人来看不清动作。后来又带一个人来和我比划,他在旁边看,直学了一个多月才离去。现在他是搞散打的教练,但他教的东西里有许多都是我们形意拳的东西。还有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全国拳击、散打双料冠军崔某,与我动手时,几次被我用横拳买住胳膊,动弹不得,于是心服口服。

 

我平时在沈阳市东陵区的长青公园练拳授徒。因为我在沈阳的武术界还算有些名气,来我场子与我切磋交流、比手过招的人常有。1995年秋天,我省的原公安厅武术擒拿教练宋某某见我习武有成又特别吃功夫,就跟我说要把他的擒拿功夫传给我。我对宋说,自己门里的东西还练不过来,没有时间再学别的了。他见我对他的擒拿不感兴趣,有些恼火,便连续三天晚上与我的徒弟们动手,用擒拿手法整治他们。三天后,徒弟在晨练时对我讲宋的擒拿如何如何好,我告诉他们,用形意拳的懒龙卧道就可以破他的擒拿。果然,当晚宋就吃了亏。第二天早上他又来了,非要与我过手。没别的选择,只好手底下见真章了。我伸出一手,宋上来就叼我的腕子,我身形一动,螺旋变劲,用了个拗步鹰捉,将宋的身体腾空打起,扔到丈外的墙上。他落地后,头上冒出冷汗,脸色煞白地说:我看走眼了!我以为你的功夫与我的大徒弟王某某差不多,没想到好到这个份上!我给了他一张名片,跟他讲:我现在掌着沈阳尚派形意的门,别家的东西我不想学,只想把形意内家拳悟透。还是那个话,对不起,你的东西再好,我也不要。


1997
年夏季,有四个散打练的不错的小伙子来我这里挑衅。我一掌将其中一个体格健壮的打出丈外。另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无礼地用两根手指招呼我说:你来,咱俩比划比划。我只一上步,一掌就将这个不懂武德之人打起一米多高,飞出丈外落地摔到,他连滚两滚,当时脸色白得吓人。周围的人也都吓了一跳,以为我把人给打坏了。过了一会,我看到大个子没有起来,就走到他身边说:你起来吧,没事!你就是屁股蹭了一下,下了一跳,没怎么样!他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没觉着哪儿痛,就问我挨打怎么不疼?我说:我只是摩挲你一下,又没真打你,疼什么疼?过了一阵,那四个练散打的小伙儿商量一下,又问我:要是我们四个一齐上,你能怎么样?我笑了笑,回答:我一巴掌一个,都把你们送医院去。他们想了想,觉得有这可能,互相使了个眼色,就要行礼拜师。我拦住他们,说:你们不懂规矩,没有武德,我不能收你们为徒。三天后,他们领来两位年纪稍长看上去像是教练的人,在我的拳场边上看我们练武。看了一会,他们说:我们赢不了这位老师!就走了。


2003
5月末,沈阳虎石台一位大成拳门人、练过十七年形意拳的樊某某听说我爱与人动手,就特地开着车与其师兄一起来找我。我们俩动手打了好一会儿。樊某某年轻体质好,气力大,但一直打不着我,我也看明白了樊的打法。后来我用了两次龙绞柱的手法,将他抖了个侧空翻。我怕他摔坏了,顺手带了他一把,告诉他:你输了!樊与他的师哥都很佩服,说:您是真功夫,不是酒桌上吹牛的嘴皮子功夫!

 

传统武术练好了,身上有了功夫,能打善战,遇到什么样的意外都不害怕。1999年,我去山西恒山旅游,在悬空寺碰到一帮当地人拽着我,非让我买他们的纪念品不可。我一个发力,把拉我的人抖了出去。这时从后面过来一个老道士,两手一合就要拿我的手臂。我借势一个燕子穿林化开,肩一点,打在老道的前胸,打得他哎呀一声。那帮人都吃了一惊,愣住了。老道一惊之下,转变了态度,说什么也不让我走,跑进屋里取出一张名片,说:我是匡长修道长的弟子,这些人都是我的弟子。你功夫这么好,咱俩得换名片。我只好与他交换了名片。他接过名片一看,面露喜色,对弟子们说:看见没有,我输的不冤,这位是形意拳的高人,辽宁省形意拳研究会会长,沈阳尚派的掌门!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现在好多人说传统武术不能实战,其实是把武术学死了。再好的东西变成死框框,还能有多大用处?绝招也就成了花架子。我跟我的徒弟们就常讲,学拳得学活,得会发力、变劲、换位,这样才能打得了人!2001年全国形意拳擂台赛规则研讨会上,与会的五十多位名家在一起切磋交流,共商大计。闭幕式前,大家一致让我做总结发言,我就提到了这一观点。2002年首届全国形意拳擂台赛上,我给天津队的十几名队员讲了些形意拳的应用技法,其中的刘宝合头一天学会的钻拳变抱胳膊崴,第二天上场就用上了,把对手摔了个凌空侧翻倒地,赢得全场一片喝彩声。事后,刘说:这是老师刚教给我的!这次比赛中,我的三名徒弟参赛,取得两个第一名。

 

我不是什么高人,更不是什么大师,只是中国千千万万练传统武术中的一个。但从我的练武经历中感受到:只要下工夫,只要有恒心,就能把武术练好,就能功夫上身!就能实战!传统武术不是实战,而是特别能实战!说传统武术与实战有距离的人,只怕还没有悟出武术的真谛。其实只要你们再下一番苦功,到了水到渠成那一天,你们就会知道我现在所说的是实话而非谎话。


注:因文中所举实例皆系真人真事,特将所涉及人物名字隐去,以某某代替。请读者谅解。

 

目前,有不少人质疑传统武术的实战威力,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探讨一下。  

 

首先要澄清的是,套路表演不是传统武术,套路训练只是传统武术训练方法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套路就是全部就大错特错了,每一个传统拳种都有一整套完整的训练体系,各个环节不可分割,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孤立的看待。试想,传统武术在冷兵器时代流传几千年,有谁会把注意力放在表演上?在古代技击可是关乎生死的大事!打倒敌人才是传统武术自古不变的灵魂。现代竞技武术套路比赛更与传统武术没什么关系,以高,难,美为指导思想的竞赛套路向来为传统武术习练者所不齿,竞赛套路与传统武术是不能划等号的,二者在指导思想上是根本对立的。  

 

说起实战威力,先说说基本功。传统武术的基本功训练是非常严格和艰苦的。以我所习练的梅花拳为例,我们的基本功训练叫拉架子,以桩步五式为基本动作,加上行步,方向变化,一趟需要2030分钟一气呵成(具体练法暂不介绍)一天12趟,使全身气血顺畅,筋骨拉开,关节灵活,这就为实战技击打下基础。在太极拳中,我曾见过习练者抱着四十多斤的太极球练功。还有马步功,拍打功,千斤闸,千层纸等,不论哪个拳种的基本功,都必须付出艰苦努力才能过关,所以在打基础上,传统武术相当坚实。  

 

在功力训练上,现代散打的很多练法仍然继承了传统武术,如千层纸,马步桩,拍打功,负重踢腿等,大家应该已经很熟悉了。  有人说传统武术练的多,打的少。这是误解。没有任何一个传统拳种会忽视实战,技击是传统武术的灵魂。我们师兄弟练功时,四分之一的时间拉架子,四分之三的时间用于技击训练,对实战非常重视。形意拳也讲究撕扒出来才是真功夫,撕扒就是指实战训练。说传统武术不重实战是不负责任的。  再来说说对敌。传统拳师在对敌时,根本不会去生搬硬套招式,而是察敌人之来势,审敌人之短长,一切随机应变,根本不去想什么招式。那为什么很多拳种会有很多招法,套路呢?招法,套路只是前辈经验的表达形式,是前辈把心得以这种方式记录下来。作为后来者应该抓住招法后面隐藏的拳理,这才是根本,至于形式,架势,是次要的。

 

当你向某人进攻时,他必然躲闪或格档。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传统习练者,他往往是越躲闪离你越近,而且是一躲就冲进来,脚踏中门进行反击,你的第一下攻击还没束,第二下攻击还没开始的时候,他的反击就落在了你身上,这就是传统武术得门而入,闪过即击的战术,这种战术无疑是先进的。  还有一点,传统武术是没有规则的,严格的说传统武术不是体育,是战斗的艺术。如果让我上擂台,我会反关节擒拿,可能肘击,踢裆,指插,头撞,甚至牙咬,这样的话,散打运动员的高腿,缠抱动作就可能变成自杀行为,我就会被裁判赶出去。当然对方也可以用,但肯定用得不如传统拳师好,因为传统拳师可是专业研究这个的,真正的打斗没什么限制。  

 

现在有些人非要传统拳师和散打运动员上台打几场看看,不是我们不敢打,是没有人组织这样的比赛。在民间我们倒是揍了不少跆拳道,泰拳,散打挑战者,但由于没上台,没上电视,有些人不承认。不能强求我们自己组织,法律也不允许。如果非要打正式比赛,那就和体委联系联系,找个地方设擂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三界之外
   01/11/09 04:05:15 AM
中国的武术的分类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归类。现在谈武术都有一个特点,拿着暗杀术去欺负技击术, 拿着修行法去欺负暗杀术。 在柔道,空手道,跆拳道,泰拳中都曾经有一些一击必杀的方法手法。只是在这些项目进入技击术的范围之后这些会造成对手重大伤害的方法都被取消了。 首先中国武术的发展首先需要将中国武术归类,哪一类是属于技击术的范畴,哪一类是属于暗杀术的范畴。 哪一类是属于修行法的范畴。之后才能够进行有针对性的比较。 技击术就到台上遵守同样规则的比高低,暗杀术跟各种类型暗杀术比,修行法就跟佛教修行法,印度的瑜伽,天主教的驱魔人,还有欧洲的魔法师,超能者比。 不要因为想获得胜利而不断的越界,这样子是不会得到是不公平的,反而不利武术在世界范围的传播
三界之外
   01/11/09 04:04:13 AM
中国的武术的分类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归类。现在谈武术都有一个特点,拿着暗杀术去欺负技击术, 拿着修行法去欺负暗杀术。 在柔道,空手道,跆拳道,泰拳中都曾经有一些一击必杀的方法手法。只是在这些项目进入技击术的范围之后这些会造成对手重大伤害的方法都被取消了。 首先中国武术的发展首先需要将中国武术归类,哪一类是属于技击术的范畴,哪一类是属于暗杀术的范畴。 哪一类是属于修行法的范畴。之后才能够进行有针对性的比较。 技击术就到台上遵守同样规则的比高低,暗杀术跟各种类型暗杀术比,修行法就跟印度的瑜伽,天主教的驱魔人,还有欧洲的魔法师,超能者比。 不要因为想获得胜利而不断的越界,这样子是不会得到是不公平的,反而不利武术在世界范围的传播
游客
   01/11/09 03:51:25 AM
很多时候中国的武术在分类现在并有统一的判定,结果就是拿着暗杀术去启发技击术,拿着特异功能或者神通去欺负暗杀术。 如果中国的武术是暗杀术就去跟那些暗杀术比,如果是技击术就要遵守技击术的规则进行对比,最初的时候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都有着很多一击必杀的方法但被归到技击术一类之后就被取消了,这些手法只保留在一些特殊的暗杀术流派里面。如果是修行法就跟修行法比如印度的瑜伽天主教的驱魔人之类的。
游客
   01/10/09 09:52:06 AM
如果已经得道,谈的可能就不是武术了。 破除中共唯物论以及“扫除牛鬼蛇神”之邪恶荒诞。 帮助人们突破当今表面浮躁文化的禁锢,正视传统内涵。
三界之外
   01/10/09 01:11:14 AM
别在打了, 是非恩怨何时了, 一念不生方显道。 不得道谈什么武术,谈什么修行
游客
   12/31/08 11:18:30 AM
支持
游客
   12/31/08 11:18:30 AM
支持
游客
   12/31/08 01:01:07 AM
nice.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