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一声吼  >  洞穿迷雾
《千福年天书》在说什么?(三)

37442

七、民主的兴起与独裁政权的覆灭

“那个以恐惧为中心导向,在历史上一直宰制着人类的朝代,如今正面临一项面目清晰的选择:若不于根本上重新评价而作健康的转化,就得走向崩溃。

那些对此有所认知的国家,也从自己历史的方向及趋势中获致此结论。起初这结论因超乎想象而遭到拒绝。但它却一直不停地浮现。每当它出现一次,那文化上的阻碍物就会少一些、较先前更不具说服力。那些以前被少数伟大领导者,诸如甘地及马丁路德•金恩,在几十年以前就已洞察的知见,如今正被许多国家领袖了解;这整个过程,这个原先由恐惧为导向所建立的社会秩序,正残酷地走向有意识崩解的安排,绝非偶然之举。”

“在世界上大部分的例子中,以民主共和方式治国的政府,是真心诚意想要建立一个较优质的人类社会。而我们也会尽量地加强并协助这类动机。只要在权力精英势力瓦解的地方,只要是贵族统治或独裁政权也变成开放市场民主政体的地方,在群固的金融利益失去掌控及操弄世界大部分资源的地方,你们就会看到人们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觉醒能量的影响。虽然他们外在的行为可能仍受潜意识影响,但在其本质上已深受那太一意识的启发,纵使大部分人因为还不认识他而无法直呼上帝之名。 ”

“在我们影响力继续扩展之处,民主化的进程会坚持下去,人类生而平等的观念也将日益强化,并伴随着一股强烈追寻自由的热情,人们将深切感受到单薄的个人与人类集体命运有着极深的联系,实已密不可分。而我们所接触的人群,也不再抱持着消极的看法,觉得自己可以对人类事务置身事外,冷眼旁观。他们会领悟到这股力量的冲击,明白只要诚恳地尊重它、亲身去体验它,并细心梳理脉络,就一定能感受到这股巨变的转型力量所带来的真理。他们会加入这股风潮涉身其中。
  
在未来二十年里,将会见到许许多多在过去两百年来被冰封于尘土之下,如今已破土而出的民主嫩芽,它们将在春风中茁壮,开出鲜丽夏日花朵。这些令人振奋的成果,当然也必须伴随着几十年来诸种运动风潮挑战的阵痛,像是经济不稳定因素增多以及政治上的动乱等,但这些都势不可免。因为这二十年是承诺与转型的年代,是逐渐实现目前刚开始的,上帝降临在意识的年代。”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人类的世界正快速地被引导着,正准备进入一个期待已久、崭新的秩序之中。除了少数地区以外,这新秩序的产生仍会伴随一些地域性冲突,但这些冲突本身正是星球的自我治愈之道。而在世界各地,高压掌控的统治模式已备受挑战,人民要求权力下放,如此才能诞生更民主的社会。”

“一个资讯时代(An Information Age)将到临人间,但这会发生在其背后的工业化支架放大人类的各种盲点之后,它将带给人类前所未见的选择机会——以及前所未见的权力。各种问题间的冲突性加剧。极权统治的掌控也摇摇欲坠。民主政体如晨星般闪耀。人们的阅读书写能力也随之提升。”

“独裁者虽仍不时出现,但其政权的寿命却愈来愈短,倾颓之日只需数月或数年的时间,亦无法世代相传。而在任何有人企图控制及操纵人类资源的地方,他们的目的也愈来愈难达成。
  
那些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的人,如今已溃不成军,无法达成目标。那些以谎言欺骗来抹黑、压制对象者,只会使对方愈挫愈勇。唯有除去撒更多谎的潜在种子,才能在下一个世代进行疗伤工作。也许必须先度过一段尴尬的复元时期,但这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让真相大白。
  
若采用一味粉饰太平的方法来遮掩社会不平等的病症,结果只会更具毁灭性,因为在其虚饰的外表下,不平等的本质未变,而憎恨会在黑暗中滋生,直到它再度冲破歌舞升平的表象,发生更强大的冲突动乱。”

“政府权威及其权利合法性的唯一来源,正是来自于人民的意志及精神。当一个政府与人民的精神脉动失去联系时,它就必须调整脚步,否则便会被淘汰更新。要是勉强维持,情况会非常不稳定。在这种极具爆发力时刻,若强加镇压,结果就会像强将压力锅盖封住一般,适得其反,不论用多少子弹(或军队)企图盖住那盖子,到头来自然律终会使其反弹。
  
镇压或许能暂时延缓一个国家民主运动的进程——然而在这个电子媒体盛行的时代,讯息一传千里,所需时间比以往少得多——却无法阻止它的发生。当民粹主义运动势不可免地介入,与这情势重新结盟,要求释放这股急欲寻求改变的能量,强力镇压只会使事态更加复杂。

然而镇压并不总是独裁者所采取的手段。它通常是一种未经深思熟虑的反弹,这使得牵涉其中的政府很快地就明白这项行为的不妥,但他却自觉必须一次来捍卫制度,以赢得威信及尊敬。

这种思考逻辑是虚幻的。甚至连法老王统治埃及时都不会如此。用之于今日这种瞬息万变的媒体文化中,更显得不合时宜又自我毁灭(self-defeating)。诚实与开放才是获取人民信服的唯一途径。人民早已厌倦那些顽固又自以为是的政权,在如今的时代氛围下,大众倾向于支持那些能勇于认错、并且作出明智调适、随潮流前进的政权。”

“以目的来使手段合法化,不过是种逻辑上的自欺。不论邪恶以何种面貌出现,它也同时播下了与邪恶相抗衡的种子,到头来邪恶无法散布于各处,反而是被消耗掉(consumes)了。”

“在这将来临的二十年内,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将在所有相当不易改进的领域中作出长足进步,在诸如人权、生态觉醒、解除武装、教育、自由选举以及基本所需的食物与水供应无虞等方面,产生令现今人们所难以置信的改进。
  
但仍有些地区会发生负隅顽抗的情形。而在这些地区,状况会持续恶化到集体意识觉醒那一瞬间为止。以下的话并非一种否定主义的陈述:愈是光明之处,暗影也愈加明晰可见。而教育或许有助于在某些情形下软化这粗糙的边缘。国际性的制裁则在其他方面也有助益。然而,大部分的人则会在那些政治结构上鼓励着新的觉醒浪潮的国家中,发现最能使得上力气的支点,以对世界产生正面影响力。” 

【解读】这二十年是承诺与转型的年代,也是上帝之爱降临在意识的年代。所以,所有以恐惧为中心导向所建立的社会秩序必然会走向崩解。任何人或者任何组织,如果继续一意孤行阻拦民主、维护独裁,自然就是与那确定不移、势不可挡的天意为敌。

世上的独裁政权都有两大法宝,也仅仅只有这两大法宝,谎言和暴力。当太一对人类的教育进入到最后阶段、民主意识象雨后春芛般此起彼伏,当那伟大的心灵乐音赋予了人们明辩真相、冲破恐惧的智慧和意志,当“全球性电路”已经启动、讯息一传千里、“雷鸟大展其翼”时,如果仍企图用谎言和暴力去得心应手地操控民众,显然已经不合时宜,无异于刻舟求剑。

民主的进程可能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些地区会发生负隅顽抗的情形……状况会持续恶化到集体意识觉醒那一瞬间为止。”这里面其实有着上天的美意,“也许必须先度过一段尴尬的复元时期,但这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让真相大白。”

在描述有些地区负隅顽抗、状况持续恶化时,书中郑重其事地写了这么一句:“愈是光明之处,暗影也愈加明晰可见。”如果反过来推导:是不是暗影愈加明晰可见之处,才愈有可能充满了光明呢?想想当今之世,哪些地区正在负隅顽抗着,哪些地区正成为了负隅顽抗的邪恶之轴心,细细品味体察,或许能发现,这句话与那句“他们在社会主义的身后,听见如天使般的灵泉(inspiration)之乐”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别忘了,历史上所发生过最伟大的运动风潮,都是无关政治,而是心灵上的革命运动。”

八、政府与政客

“世上每个政府不论采取民主或其他形式,都应与这股时代转变的潮流配合,而那些容许年轻人有选择机会,并超越以往社会中那种大量复制的观念及认同,使人民发展出自己独特才能的政府,才是最符合人民利益的。
  
当人民变得更有意识、更觉醒时,政府的稳定性不会受到威胁,反而会增加。
  
在这几十年的转型期间,统治者的利益不尽然会消解。然而,如果他们想要安稳地过渡到后历史时期,就必须重视调适自我,融入这日益强化的爱的频率波中。因为体制性溶解力量(solvency)的命运,如今取决于是否有能力顺应日益强化的意识觉醒而重新建构,以及是否能在形态方面采取多样性面貌,和爱之波流兼容并蓄。这么做不仅能确保其生存,更重要的是能够全面性地将人类由被恐惧所宰制的历史秩序,转移到以爱为中心创造的新秩序里面。他们在这过程中技巧优异与否以及其意识的参与程度,将会决定其繁荣的层次。”

“选择以爱来作为解决差异的方法,或许不见得是条最迅捷的途径,但却是唯一稳妥之途。”

“新成立的政府当务之急乃是仔细梳理其蓝图。如果想要让那份憧憬在人民之间建立并维持和谐的关系,便必须于既有的宪法序文中(若国家尚未建立真正的宪改体制)设计特殊的法律上不可逆转的机制,来保障媒体的自由、选择的自由、基本人权,以及地球住民不论其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或社会经济及生活方式上的差异,一律享有平等的权利与待遇。而最后同样重要的一点是,要保证在那个政府治理之下的人民,都有平等机会获取基本生活所需。

当这个世界中仍有许多共产及开发中国家的人民,受苦于政府对人民需求的置之不理;美国及少数其他国家却偶尔会发生另一种极端的状况(即给予太多自由)。这种情况发生在政府一味媚俗地讨好各种怪念头,只想哗众取宠而不是在照顾人民真正的需要。这正是那些安全感及经验均不足的政客们,因缺乏道德勇气以服从内心最高目标的悲哀;反之,他们却任由其决策随着想象中的民意而起舞。
  
政客们不等同于领导人。
  
那些关切自己选票多寡更甚于人民真正利益的人,不够资格担任领导人。所谓领袖,是永远依其高瞻远瞩的愿景而行,他们会在事前仔细考虑其观点及感觉的内在一致性,觉察那些观点是否能反映其整体性,而这些意见是否像一个以真理为平衡轴心的轮子。之后这位领导人才依照他(或她)所认为的,真正符合(社会、环境及人民)长远利益的情况,来做最后的决定。
  
在政治及其他领域中都有领导人,但一位真正的领袖是不会任由选票或民意调查牵着鼻子走的。
  
一个真正的领袖能感受到人民内心共同的深沉长远的脉动,并受这个真实声音的引导。他(或她)不会被虚浮表相的眼花缭乱所欺骗,或是那些容易被魔咒催眠的人的意见有多重要。一个优秀的领导人明白,当今世界各国在货物生产及交换的关系上已密不可分。若仍将自己视野局限于一隅,即使是国际性视野,较之于星球的实相而言,仍是太过于短视近利。”

“当我们于春日打开那紧闭多时的窗户,让微风徐徐吹入屋内,以初春季节的新鲜空气来取代冬日浊滞的空气时,自然会惹起阵阵尘埃。但若因害怕惹起些微的尘埃而宁可在整个夏季紧闭窗扉,那可真是愚蠢至极的管家了。那带来巨变的风,必须自由地穿梭在所有结构四周,以便将其雕琢得面貌一新。随着这新的自由及开放,自然会有新的挑战随之而起。在这段期间内,这现象或许对有些人而言,似乎安稳已随风而逝了。然而这都是无法避免的。那个唤醒人类的意识,是一个流动的存有(Moving Being)。你们的神并非一成不变的。”

【解读】赵紫阳晚年时说过大概这样一句话:民主制度并非十全十美,但却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好的制度。对此深表认同。

世间所有的制度都由人来制定和执行,注定了世间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尽善尽美。人的智慧品性只有在努力回归上帝的过程中才有可能逐渐趋近完美。所以,凡自称在人间就要建立极乐天堂者,必定是狂妄自大、愚不可及之辈;凡以“有缺点”“不完美”为由来抹黑和阻碍民主进程者必有其奸诈邪恶、不可告人的目的。

其实许多人心里明白,哪怕真正的民主社会,也不见得就是人类的终极归宿。如果民主能够拯救世界,或许上帝就不用来临了。但是,当上天对人类的教育接近尾声时,确保所有民众都能享受到民主和自由选择的权利,这事实上已经成为所有政府和政客们的道德责任底线。所以,我们仍须高声呼吁自由民主,我们依旧马不停蹄地揭露暴政独裁,这是上天在这一阶段赋予人们的基本使命。

需要谨记,民主社会的政客们也是人,也是需要唤醒和鼓励的。

九、人类的自救——超越恐惧,护卫权利,

心中有爱(善),明白真相

“当人类让恐惧进驻生活中,成为主要的意念波流后,其所产生的静电会阻碍他们接收更高层次的频率,而把能带给世界爱与美的永恒觉察及能量波完全阻绝在外。然后他们就完全被自己想象的投射物所占据,几乎成为自身幻念的囚犯。他们深觉受到禁锢,内心沮丧迷惑。他们除了自己的诠释之外对一切所知有限。这就是历史的实相。”

“一个人所能作出最具毁减性的决定,就是放弃自己做决定的权利。”

“二十世纪的孩子们,我们要对你们说:切勿丢弃你们的审慎之心,别对那些可能会剥削或强夺你们权利的人不加设防。但是请求你们要活得比我们少一些恐惧。你们今日所享的权利将会一直留存着。武装冲突不能保障你们每日粮食的取得。我们已为你们作了这么多。虽然还是有一些人可能会占你们便宜,但他们比起我们那个年代,在人数及权力上已削弱许多。你们今日所能运用的通讯设备,使那些想溢用权力的人无法这么容易就随心所歌。”

“那么我们会说,是的,请站起来护卫你的权利吧。但请先学会开口沟通。运用你们的机智及率真的天性,来避免发生冲突。若是努力试过之后,仍受情势逼迫必需有所反应时,那就放手一搏吧。但你们要明白,在这些冲突中自己所失去的,可能比得到的还要多。因此非到万不得已的自我保卫时再干戈相向吧。武力的存在,除了作为防卫之用以外,没有其他合理的借口。”

“如果教育的影响力无法占上风,你们就有权力推翻那些仍维持着剥削的体制。请别畏惧这份权力。在使用它时要有决断力,但永远要以慈爱之心来使用它,而且不可半途而废。
  
要把容许这种体制存在的独裁者及不平衡状态都消除殆尽,而在起义成功之际,要扩充你们的宽容之心,将自己所曾领受的宽恕之情也还报在他人身上。”

“对自我怀疑,便是质疑人类本身设计里所包含的智慧及活力。要能完全信赖上帝,你必须也信任自己。人类被创之初即已齐备各项使人类能作出有益的、全盘性决定的资质要素。”

“你们所拥有的直观力、洞察力,还有自由意志、独特的个人性和迁流不息的时间等——这些都是你们原本俱足的禀赋。要善加利用这些才能,方可使得人类这个大家庭在面临巨变时度过难关。”

“当这新世界慢慢地交互渗透,并充满着旧世界之际,其中更多卓越的成就及一些称得上是突破历史性的「事件」,也出现在典型传媒的报道之中,但其真正伟大的工程则微妙地发生于这些现象后面。电子媒体在报道事件方面或许恰如其分,但你们内在中那个心灵的媒体才是唯一可以信靠的工具,它才能来监督这个改变世界的过程。
  
最伟大的新闻往往潜藏于最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中。它可能是在一位邻居不经意的招呼声中,或是不同背景的人彼此互助的行为中,甚至出现在以前曾是敌对背景或种族的人们之间。”

“由于某些人对所发生之事未加细察全貌即以偏概全,或心智并未依据心灵来运作而误解真相,这些转变的到来,的确有可能会引发恐惧。”
  
“虽然电子媒体曾被预示为在地球面临巨变的最后这段期间,最具影响力及最有效率的工具,在教育上有助于厘清那日渐觉醒的意识其真实面貌。但你们若是误认为,在这历史快要走入尾声的最后几年间,所有传媒都会由环绕在爱的高频波的人所掌控,那就大错特错了。很有可能在某些恐惧已蛰伏好一段时间的落后地区,当地电台及电视台——甚或最具影响力的几家——将会对此事件作出充满恐惧性的诠释及报导,因而在那些笨到任由传媒操弄的人群中引发骚动。甚至整个传播网都可能朝此方向发展。
  
在这类夸张不实的传播扩散期间及其之后的时光,当这种集体性的大恐惧如潮水般席卷那些轻信疑惧人们之际,请务必要保持内心坚定不移。不要在意那些在动乱或危机时刻暂时由媒体操纵所散布的恐惧论调,因为骤雨不终朝。恐惧所发挥的影响力已急速地走向尽头,只要你们不加理会,它们就会愈快回到当初来时的潜意识层面中。”

“那些重视自己感觉甚于他人看法或意见的人,才能真正接触到传达出来的讯息波,这可要比任何外在媒体对所谓真相的描述要正确太多。”

“请选择你们原先被设计的功能,即以爱为出发动机的频率波,这才是唯一能带来自由的选择。它不会把你限制在预先设定的剧本上,而是提供一个能使你们潜能发挥到极致的宽广空间。”

“唯有心中滋长着爱的人,才看得见我的花园。”

“正如同一具完整的躯体,是由细胞所组成的生命及身体的意识整合而成,以爱为中心的人类生命,也是如此与上帝的生命交织在一起。”

“当别人所说的话让你想起可能已遭你遗忘的真理时,要心存感激。要对那些帮助你找到方法——也许是一些新词汇——表达自身所知事物的人心存感激,但切莫拾人牙慧。只表达自己真正了解之事。只说自己真正体验到之事,而且永远只说真话。”

“如果由于慈悲或教育性的讯息波,使得你们与一些仍崇拜自以为是旧神祗的人有所联系,切记不可助纣为虐而容许这些人主导了对这些事件的诠释权,使得真相隐而不彰。一个人纵使视野高远,但只要眼前一小块布就能遮蔽双眼了。他们之所以陷入泥沼中,乃因对事件诠释的方向有误。唯有在完全忠于你自己想法时,才能服务这些人们。”

“你们应宁可拥有一个单薄贫乏的自我形象,那比怀抱着自欺的伪装面具来得好。对那群拥有贫乏自我形象的人而言,当这股变革的风潮,来势汹涌到难以抵挡时,他们自会抛下形象,并在上帝面前重拾真面目。但那些我执太深、难以自拔的人,心中就容不下上帝了,他们会不计代价地抗拒,不让自己多年来苦心建立的幻象王国毁于一旦。
  
当你们在心中接收到上帝,便是接收了带来所有宇宙万物的意识,那源于太初之始、水恒之爱的无限意识,它不受时空限制——它同时是现在、永远及未来,也是超越浩瀚宇宙又内蕴于所有关系之中。这份意识是上天赐予人最伟大的礼物。”

【解读】超越恐惧,有助于破除自身幻念、充分展现上天赋予人的自由意志;爱与善良,才能引导人们在一个错综复杂的资讯时代,时刻作出最符合人性和神性的正确选择。这些,都是明白真相、从善如流所必需。

什么样的真相才能使人得救呢?

“很有可能在某些恐惧已蛰伏好一段时间的落后地区,当地电台及电视台——甚或最具影响力的几家——将会对此事件作出充满恐惧性的诠释及报导,因而在那些笨到任由传媒操弄的人群中引发骚动。”这里的“落后”显然在指独裁统治。书中又另有表述“独裁者虽仍不时出现……那些以谎言欺骗来抹黑、压制对象者,只会使对方愈挫愈勇……也许必须先度过一段尴尬的复元时期,但这也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让真相大白。”

可见,某个事件才是举足轻重的关键。而关于这一事件,误导真相的诠释报导以及让真相大白的绝佳机会,居然都会聚焦于独裁统治国家。联系书中其它描述,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这样的独裁国家难道就是另文所提及的那个“社会主义”国家吗?“此事件”是不是有关千福年来临之际那个引领人类的全新信仰呢?

“如果由于慈悲或教育性的讯息波,使得你们与一些仍崇拜自以为是旧神祗的人有所联系,切记不可助纣为虐而容许这些人主导了对这些事件的诠释权,使得真相隐而不彰。”

《千福年天书》,这本天垂之书还启示我们,“天”赋人权,这千真万确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权利,也是上天交付我们的使命,绝不该也不能放弃。

20120402

(全文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