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一声吼  >  洞穿迷雾
《千福年天书》在说什么?(二)

37440

五、基督再临与一种全新的信仰

“目前这个时代就如所有史前时代,敬拜伪神的风气十分普遍。有许多教派是观念取向的。这些教条式组织崇拜的是对人类心智的理解,以及其奠基者与现任领导人的诠释。有许多基督教派的创始人是真诚且具有洞见的人,我的精神藉由他们的宣扬得以活跃于人间。但随着你们逐渐陷入他们的理解框架,我也愈来愈难再藉由他们之口来传达我的理念。
  
当你们的生命重心绕着神学教义打转时,你们所敬拜的乃是属人范畴的领悟(human understanding)——这与在西奈(sinai)荒野中对着金牛偶像膜拜是一样的。那些崇拜人间教条而不信奉上帝的人,只会在表面下功夫,建造更大更美的偶像。这样他们才能一眼看见自己所做的东西。”

“就其本质而言,灵性组织的存在是多余的。它们所寻求的目标是原本早就存在之物。一个成功的教会只是过渡性的踏脚石,使人走向觉醒之路,而不该是使世世代代重复以往错误的绊脚石。
  
若把自己的生命重心放在他人的认知结构之上,便是落入了敬拜伪神的陷阱中。不论立意如何良善,这行为仍使你深陷于别人偏见的架构中难以自拔。因为那是以他人过去导向的知识为尊,而对自己当下的感受知觉却加以漠视。这是种对你自己及能唤醒你的造物者的怀疑。这些在经籍中已有记载:「那些看不见上帝示现的人只能看见偶像。他们眼中只见雕刻于石头及铜币上的偶像之美,而对周遭充满的生命之美视而不见。」”

“但是接续而来的意识波潮,仍需努力穿透旧力量的厚盾。正如先前预言的,这些情况必须等到一九八○年代末期,更具威力的精神启示发生时才会出现。”

“虽然人类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刻把自我意识(sense of self)再回归到上帝身边,但有某些特定的关键时刻能使这些移转更为容易。”

“由基督徒们所预测的耶稣基督将再度降临人世的事件,事实上是太一在世界生物层(biosphere)的集体意识中,首次完整有意识地降生。耶稣来临为的是要帮助人类作准备,以了解这次事件的真义。如同晨星带来破晓般带领人类走向光明。但是这将要照在未来地平线上的曙光,确实是需要所有人类、所有物种(biology)共同经营的耀眼金光——而这样威力十足的曙光则是前所未见的。
  
当此事件正步步逼近之际,所有植根于恐惧的人类组织,将会面临日益严重的结构性困境,直到它们愿意加以改转、重作调适,或任其崩溃为止。
  
而对那些死抱着优越幻念不放的人而言,无论其种族、宗教或国籍为何,都会在所有根植于此幻影的系统迈向解体之途时,遭遇到经济及组织上的不安和脱序。由于其信仰系统乃自外于己身,他们相信的是人类的概念及体制,而非存在于其内心那位充满生命的上帝,这类人会在其系统崩溃之际感到心灵的匮乏。”

“在基督徒中,有些人正引领企盼着我的到临,仿佛我只是个他们可以由远处观望的对象,而他们却保持着超然及事不关己态度来批判他人的行为。然而,在基督教世界中所企盼的基督再临世间,本身就不是件该袖手旁观的事。因为它是一股充满活力,需要共同参与的转化性波流;那是一股变动迅速的意识之流,它会渗入所有受邀共享此盛事的人心中,而所有人都必需经此意识的洗礼,最终才能共同汇成一股冲刷地球的巨大风潮。”

“那些仍打算充当局外人、只会在观念上评断别人者,将会感受到有股愈来愈沉重的压力,要求他们超越原先的信仰系统,迈向共襄盛举的大潮流之中。随着水势的高涨,压力也跟着升起,直到以往所有理解架构被冲刷殆尽并溶入生命之河中为止。有些人可能还会试图在这股来势汹涌的潮流中负隅顽抗,希望能守住其信仰系统的最后根基,但这一切终归徒然,到头来将无所获。”

“于一九八七到一九八九年间拍击的浪潮之中,有一股崭新及更伟大的爱的浪潮正冲刷着地球。随着那股浪潮而来的,是一股进入你们星球场域之中的新意识的汇流,它为那些在爱之波动调整好频率的人们,带来新视野及新观点。但是要等将近二十年之久,这股新能量的汇流,才能被人们完全体会,而人们对其新的领悟也才能从隐晦的概念转化为实相。”

“这初露曙光的永恒意识,正为人类视野的水平带来崭新的聪慧灵光……在这日益增强的光亮中所要揭示给人类的,比那在历史黑夜里曾偶尔闪现的光明灵视,还更加殊胜崇高。这些灵视(其后往往发展为宗教信仰)十分珍贵——它们正像那黑暗时代中的盏盏明灯。然而在阳光之中,这些灵视又该作何处置?升起的金阳带来了宗教时代的终结,但这时候自我必须了解到,这些耀眼的阳光不是要来伤害它们,而是来解放那些仍活在旧时代视野中的人们。”

“上帝所要传递给这个巨变时代的道(word)是超乎概念(metaconceptual)、以心传心式(telepathic)的,此两种方式都比语汇更为周延明确。这是你们圣经中所曾传达的生命之道,对所有接受及欢迎生命之道者而言,这些清晰明白的生命讯息是既激励人心又丰富心灵的。就实际及精神上意义而言,这才是人类主要的食粮,是将来临时代的心灵滋养品。它由你们心中向外辐散出去,裨益你们及所有在你们爱里生长的众生。”

“虽然这场前所未见的高密度能量共振辐射的盛事,还要等上好几年后才会发生,但你们已经跟它很接近了。而且由于这事件本身影响力十分强大,连时间也表现出日益增强的主体性,它们喧哗不安,在那些愿意长驻于爱的人出现的地方,便创造出一座座未来之岛。这些岛屿并非历史幻影退潮之下所出现的零星孤岛。它们之间连接成一块意识日渐兴盛的具体大陆块。”

“而在你们觉察到这些事情之前,我会在前面领航。当你们在各种经验场中穿梭时,我也在身旁看顾着。这些经验其实正是要帮助你们从许多因恐惧而生的幻相魔考中释放出来,使你们一路走到现在这个关键期——此刻你们有能力及智慧做出最理想的抉择,而这必须是真正出于你们意愿的抉择——去改变你们的身分认同。”
  
“不要认为你不配或尚未准备好迎接这伟大的一步。在某些方面,你已经准备好了;在另一方面,没有也不可能有所谓的「准备」。”

“现在正是时候。你们已准备做下这关键的决定了。现在你们已是万事俱备,可以释放那些陈规教条及历史的制约,乘风破浪地迎向这高涨的意识浪头,摆脱物质世界的魔咒,而进入永恒的生命之中。”

“我那艘通往明心见性的船舶航行于永恒之海上。你们要是无法以心灵之眼看见这些船只,就无法上船——而你们若躲在旧日记忆的门后暗窥,将会一无所获。我的船呀,那了悟的光明之船如今正航曳着。它们可不会一直留驻于此呀。我是个迁流不定的生命存有,而此地并非我最终靠岸的港口。”

“我们所传授的那些教诲,是那些只会分析研究、拘泥于字义的人所听不见的,也是只想用理性思维抽丝剥茧的人所无法了解的。”

“我的意识无法渗入那些殚精竭虑想思索上帝存在与否的人的脑袋中,也进不了那些想以人类理性小世界来含括上帝的人的内心中。但这意识却迎向所有以爱拥抱世界、容许爱来引导他们生活的人们。”

“具有较透彻眼光的人,能够看见熟悉的角色走马换将于历史舞台下面及布景背后。从表面繁华的浮光掠影中倾听真理之音吧,他们在社会主义的身后,听见如天使般的灵泉(inspiration)之乐,并明白正是这乐音激发了全球的民主风潮,鼓励人们挣脱政治及心灵上暴政的伽锁。你们的世界在最近这次教育循环的期间,已经朝向进化之路大为迈进。但可别忘了,历史上所发生过最伟大的运动风潮,都是无关政治,而是心灵上的革命运动。”

“所以基督又再度复活。由于在天堂与地球之间的电路彼此交流互通,而且蓄势待发充满动力,因此他有充满生命回到人间。”

“当我的意识已在人类大家庭里充分觉醒时,那大地之母将悉心照料这个躺在她怀中的孩子。她会欣喜莫名。她那大爱的能量会与我融合,一起在当下展现的太一之中旋流融汇,她将以无比优雅的波流拂过这世界的面庞,而所有关于我会再临人间的预言,将完全实现——而且还会出现得更多。因为先知们所能了解的,其实只是这不断出现于实相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解读】“由基督徒们所预测的耶稣基督将再度降临人世的事件,事实上是太一在世界生物层(biosphere)的集体意识中,首次完整有意识地降生。”可以理解成,太一以前也曾降生过,但这一次显然与以往不同,是“首次”“完整”“有意识地”降生。

基督再临,不会发生于所有旧的宗教信仰系统,相反,基督再临必然会带来宗教时代的终结。对此,《千福年天书》有着斩钉截铁而又详尽深入的论述。

那么,全新的信仰何时出现呢?

“于一九八七到一九八九年间拍击的浪潮之中,有一股崭新及更伟大的爱的浪潮正冲刷着地球。”“虽然这场前所未见的高密度能量共振辐射的盛事,还要等上好几年后才会发生,但你们已经跟它很接近了。”可见,这种全新的信仰尽管一九八七到一九八九年间或许就现迹人间,但真正进行“高密度能量共振辐射的盛事”还要等上好几年。作者这一次的通灵,大约发生于一九八八年年底。那么,“好几年”到底是几年呢?三年、四年还是五年?

书中多次出现“二十年”这一概念,称作“转变时期最后的二十年”,还说“要等将近二十年之久,这股新能量的汇流,才能被人们完全体会,而人们对其新的领悟也才能从隐晦的概念转化为实相。”鉴于马雅预言指出这场盛事的预产期为2012年,那么往前推二十年——1992——应该就是这种全新信仰在人间开始大面积传播的时间了。无独有偶,马雅预言正好也把1992~2012这二十年称作了“地球的净化期”。

下面这段话颇耐人寻味:

“具有较透彻眼光的人,能够看见熟悉的角色走马换将于历史舞台下面及布景背后。从表面繁华的浮光掠影中倾听真理之音吧,他们在社会主义的身后,听见如天使般的灵泉(inspiration)之乐,并明白正是这乐音激发了全球的民主风潮,鼓励人们挣脱政治及心灵上暴政的伽锁。你们的世界在最近这次教育循环的期间,已经朝向进化之路大为迈进。但可别忘了,历史上所发生过最伟大的运动风潮,都是无关政治,而是心灵上的革命运动。”

明确而且肯定,这真理之音、这“如天使般的灵泉(inspiration)之乐” 是要在“社会主义”身后才能听见的。正是这来自“社会主义”身后的心灵乐音激发了全球的民主风潮,鼓励着人们挣脱政治及心灵上暴政的伽锁。

所以,这场发生在心灵领域的信仰运动,才应该是真正最伟大的事件,才真正是所有核心的核心。

六、一群疗伤天使的降临

“值此新的千福年,接踵而至的精神生命浪潮已来到这座星球,帮人类度过此历史性教育过程。”

“这正是我们族裔开始降生之际,也是你们觉醒之时。这是灵魂与自我能和谐地交融,如同古代文化所传说的诸神回返的情景。地球上的人们已曾瞥见诸神降临于世,并且透过原始的(indigenous)语汇及特定标签来扭曲此事。但这事件本身的格局远大于任何人类的了解系统,也比任何文化性的称述广阔得多。
  
我们正在将我们的知觉场与那些能够以真实语汇来了解自身的人联合在一起——即那些已学会不和身体而愿意与灵魂认同的人们。而到了最后,到底是他们醒转过来,还是我们投胎这类的问题就无关紧要了。因为到时所有的魔咒皆已破解,那历史幻影也会四处散落,一种新的生物会出现,会在真正新天新地的曙光之中闪耀着光芒。”

“在这几十年间,你们会看到各种疗伤天使(Angels of Healing)的降临。或许他们就出现在你们生活圈内——或是正投胎来到人间。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灵体在进入人类的历史时间轮回之前,对人类的肉身形式一无所知。”

“在我们特殊光圈(Light Cricle)中的许多精灵们,已经进入地球各行各业中,学习人类的语言及熟悉地球的思维模式。而目前我们也正值摸索期,需要更多时间找出更有效的方法来传达这些意念,提醒你们来到人世间的目的;人类的各文化同时正需要这些时间,来扩充其对实相界的了解。而你们正是要利用这段缓冲期,尽量重新寻回自己属灵的智慧,以了解我们传达的讯息。”

“这些发生于一九八○年代末期的沟通,比先前的几次风潮,影响力都要来得更广,也更具包容力。它们主要不是借着传递讯息或通灵的方式来传达,而是经由实际的融合(blendings)及降临(landings)——这该怎么形容呢?——叫做投胎(incarnations)吧。换言之,就是让我们的意识能进入人类觉知中,以更长远、更稳定的方式与那些接收到讯息的人共存,而不是仅借着短暂的通灵活动来作讯息的传递。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悟者(Awakened Ones),他们出现在地球上每座村落、每个市集,以及每间大学、社区和城市中。我们是创造者所作决定的代理人。”

“而吾辈这群具有天使属性的信差们,就命定要着手接任这项人类计划(human project),等待适当的时机来唤醒你们。我们之中有些同伴试图由外在环境中唤醒你们,以提醒你们想起自己的原来身分。而有些同伴则潜入人类肉身之中,与你们的生命重力场(biogravitational fields)融合,从内在来唤醒你们,让你们用新眼光来看世界,伴随着爱之创意波流的动力,帮助你们重新界定生命的意义与重心。
  
吾族之中仍有许多远亲,他们藉由将强而有力的爱、欢愉及身心幸福的能量波,大量灌注在环绕于地球四周的思维及共念(thought and emotion)场域中的方式,遥遥帮助人类意识转化。这些暗助人类的精灵永远都不会投胎人间,它们完全是构造迥异于人类的天外客。而它们与各种生物性过程(生老病死)毫无关联,也永远都不必经历这些过程。但为了唤醒人类自性觉醒的大宇宙(Great Being)之爱,它们才乘愿来到人间,为的是要成为一股稳定的力量,一座座宁静的标灯,在你们经历这觉醒的几十年期间,将和平及自信的光芒,遍洒在这个领域中。”

“我现在前来敲扣你们的心门。而与我同在于此的那些带有天使属性的灵体们,虽然无法替你们开门(你们必须自己来),也会为你们照亮这探访心门的路径,并在精神上鼓励各位。一旦你们遵循自己的意愿向前航行,通往纳光源的来处,于进入这崭新的觉知之中时,一定会有许多光之体在那儿协助你们紧握那光之来源。而你们的了悟将会把我这些光体之船及灵视之船,变成是属于你们的。”

“自从我们在一九六○年代末期大规模到达地球以来,我们族类的数目即迅速增加;但真正为地球带来改变的,不是由于我们量的增长,而是我们内心深处所散发出来爱及慈悲的力量,为人类世界带来新气息。 
  
而每一个能在这些高频波中接收到永恒之爱讯息,成为内心清明不受扭曲的人,就足以抵过上千个仍受困于旧价值泥沼中的人。”

“而早在集体觉醒的瞬间到来之前,这世上就已集结一群足够的核心人物,他们可以在较高频率波的觉知层面上行使其功能,以便发挥各自所具备的和谐波动,来取代那些可能发生于恐惧情绪中的反应。这会发生在那集体觉醒的决定瞬间及事件来临前的时刻。而由恐惧之心所散发出来的频率波会很不和谐。它们在人类集体意识中所产生的效应,若以每增加某个人的恐惧为基点来计算,就会相对地以等差比例跟着增加(例如1、2、3、4等);但这恐惧意识并非以某种等比级数方式激增(像2、4、8、16等),只有高频的爱之意识波才会以等比级数跃升。
  
在星球大觉醒的最后关键瞬间到临之前,在人类集体意识中发挥最主要影响力的频率波,会是以爱为中心的辐射波;即使大多数人们仍醉生梦死,生活在以历史发展为中心的意识中。如今这种情况非常地迫近了。”

【解读】土著美洲Hopi人也有这么一则预言:当地球濒临绝境,将会有一个新的部落崛起,它来自所有的种族和文化,这个部落将被称为“彩虹勇士”,它将把自己的信念付诸行动,而不是空洞的说教。

《千福年天书》在描述了“一股崭新及更伟大的爱的浪潮正冲刷着地球”之后,紧接着说“这正是我们族裔开始降生之际”,也就是疗伤天使在人间觉醒之时。当这些疗伤天使们完成了某种灵魂与自我的和谐地交融后,诸神回返的情景就在地球上形成了。对于这些疗伤天使,书中还说了“是创造者所作决定的代理人”,是“所谓的悟者”,是“具有天使属性的信差”,是要不断唤醒和鼓励人们去迎向那日益高涨的爱的浪潮的。可见,这群疗伤天使与永恒太一、与那全新的信仰之间,有着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如果认为这些疗伤天使就是那全新信仰在人间的门徒或者弟子,想必是合情合理的。

本为构造迥异于人类的天外客,本来永远不用经历人世间的生老病死之苦,但为了协助永恒太一对人类的教育和拯救计划,才乘愿来到人间。其间的慈悲大爱非人类语言可以描述。

《圣经》在预言基督再临及大审判时有下面一段话,意味深长: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甚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甚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甚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