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一声吼  >  并非政治
把“谣言”进行到底!!!(2008-05-21)

2904

“谣言”一词本无贬义。所谓“谣言”,就是以民谣、歌谣等形式进行流传的言论。在汉代,朝臣们会专门从民间搜集各种谣言,以充分了解民风民意,叫做“举谣言”。

“防民之口”的人多了,谣言渐渐被冠上“惑众”和“不实之辞”的大帽子,于是便带有了贬义。及至中共执政,谣言更成为中共政权一贯“坚决”予以“严厉”打击的对象。哪怕刚刚发生了因无耻打击“谣言”而导致无数民众毫无防备地葬身地震的惊天丑闻,哪怕当务之十万火急是要竭尽全力、争分夺秒地抢救废墟下的生命,中共仍然不忘大张旗鼓、声色俱厉地四处叫嚣“打击、打击”。

然而,所谓的“惑众”,只不过是人们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这世上,除了自言自语和对牛弹琴之外,所有的言论都逃脱不了“惑众”的嫌疑。谁告诉谁什么事,谁对谁阐述什么理,不都是在散布并试图“惑众”吗?所以“惑众”只是人类语言用于交流的一个本质功能表现,而根本不能单单算作谣言之过。人类社会只要语言不绝,“惑众”就会不止。天方夜谭的“亩产十万斤”可以大摇大摆地惑众,皇帝新装般的“共产主义一定实现”可以横行无忌地惑众,就连睁眼说瞎话的“没有非典”、“不可能六月飞雪”以及勒紧老百姓的裤带再把脸打肿的“和谐盛世论”通通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惑众,那么,还有什么言论不能惑众!

所谓的“不实之辞”,根本也不能成其为严厉打击的理由。人的资讯来源非常有限,言论在传播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误解和偏差,人的观察力、理解力、判断力、表达力等等也十分有限,所以,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所有的言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真实无虚。因此从根本上说,就算真讲了不实之辞,那也是一个人的正当权利。毛泽东的弥天大谎还少吗?江泽民不是张嘴就来信口胡诌吗?中共一次又一次的“辟谣”不都真正是荒谬绝伦的不实之辞吗?为什么从不见谁去打击,反而费尽心机地抓到民众的一点点有可能的不实之处,就非要不计其馀、毫不手软地严厉打击呢?

俗话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和说道。面对同样的病征,中医与西医会从不同的角度作出截然不同的病理分析与治疗建议。就算同是中医,也会因“望、闻、诊、切”等不同层面的诊断依据得出不同深度的治本治标之见解。有人对表面现象尚不能全盘把握,有人却可以透过现象洞察本质;有人见一叶而知秋,有人避居茅庐而知天下。那么,其中的“实”与“不实”如何评价?是不是仅因为自己不理解或缺乏自己所掌握的“科学依据”就非得把不同见解通通批判成“不实之辞”呢?华陀通过中医的“望”断定曹操脑中有肿瘤,事实证明真实无虚;诺查丹玛斯预示了身后三百多年的兴衰更替与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事实证明真实无虚;二千年前的佛陀、耶稣早昭示了今天人类的道德堕落、对神的背离会为人类带来频繁的天灾人祸,事实证明也真实无虚……所有这样的、当初看起来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言论,最终不幸都成为了事实。所以,所谓的“实”与“不实”,岂是一句简单的“缺乏科学依据”就能够轻易判定!

而且,“缺乏科学依据”一说,从来都是中共用来忽悠人的幌子。对于中共来说,“科学依据”只是它们家的一条看门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任意为我所用,而根本无关乎是否真的科学。灵魂学、神秘学在科技昌明的西方国家尚且属于堂而皇之的科学研究,在从来政治挂帅、科技落后的中共这里,却因为“缺乏科学依据”成为了被“依法”取缔的迷信和“谣言”;高莺莺之死因为已经被中共“确定”为自杀了,所以任何科学鉴定自然都不再需要,谁若不服谁就是在造谣;太湖水臭得很多人都不敢喝,市民丁某因传播了“太湖水致癌物超标200倍”的所谓“不实”短信就被中共严厉惩处,本来其中的“实”与“不实”只要稍作科学化验就可得出令人心服口服的鉴定,但偏偏这个时候科学被禁止提供任何依据;大量的自然征兆预示着可能要发地震了,也不乏有识之士惊人准确地预测到地震的区域与级数,然而中共却说,这缺乏充足的“科学依据”呀,所以肯定是谣言——若说科学不能百分之百地证实地震的必然发生,或许有些道理,但若非要以科学的名义百分之百地断定地震传闻“纯属谣言”,却让人瞠目结舌!

中共还有个说辞,谣言会导致社会恐慌,所以一再地辟谣,似乎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可事实真的如此吗?多年以前在上海就有关于陈良宇不法行径的种种议论了,却被当成“政治谣言”死死封了口,最终发展成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2003年谣言说有非典了,中共立即辟谣,还拘捕不少人,后来正因为中共的辟谣,导致非典的疯狂蔓延从而引发更大的社会恐慌;手足口病故伎重演,5.12四川特大地震仍然死性不改……中国社会从来就没有因为中共的“辟谣”而变得更加稳定过!

至关重要的是,在很多情况下,恐慌其实是一种必需。发现了非典疑似病例,必须立即隔离观察,哪怕仅仅只是“疑似”;出现了杀人狂,必须得紧快确定若干犯罪嫌疑人,并分别进行监控排查,哪怕所有的犯罪嫌疑人仅仅属于“嫌疑”。此时的捕风捉影固然会造成一定的社会恐慌,但事关生命安危,民众绝对愿意承受这哪怕虚惊一场的恐慌。尽管真正发生不幸的几率可能不到十分之一、万分之一,但一旦发生,那将是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所以人们自然就会选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们辛辛苦苦地纳税,供养了一大批平时不一定用得着的监测、预警、防治、减灾机构,目的就是防患于未然。既是“未然”之事就肯定存在不确定因素,所以民众也就从没有苛求过这些机构的预警必须百分之百地准确。然而,让人出离愤怒是,这帮龟孙子们现在竟理直气壮地说着什么呢?呵呵,因为我们的预警有难度呀,不可能十分准确呀,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吧,所以我们干脆什么都不预了——真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这帮龟孙子有绝对把握能够准确预测的,看样子它们霸占着茅坑压根儿就没有打算过要拉屎!如果仅仅是一帮毫不作为的废物倒也罢了,可偏偏干起那些无耻“辟谣”、开脱罪责、涂脂抹粉的倒行逆施来,折腾得比谁都欢,还不是一群丧尽天良的白眼狼吗!只不过,凭心而论,在中国民众豢养的所有白眼狼里面,这帮龟孙子绝对只算是炮灰。

一个国家固然承受不了太多的瞎折腾,所以老百姓们都衷心盼望着社会和谐稳定。但遗憾的是,自从中共执政以后,中国社会几乎就从来没有真正地和谐稳定过。到处都是“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到处都有“敌对分子别有用心”;捣鼓不完的抵制,翻来复去的斗争;杀地主、杀资本家、杀走资派、杀“六四”学生、杀法轮功、杀藏民;极端的暴力为极端的谎言保驾护航,成就了绝对的腐败和绝对的噤若寒蝉,于是注定了一次又一次酿成人祸远甚于天灾、让人们欲哭无泪的人间惨剧!这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惊天恐慌,有哪一次是因为所谓“谣言”的惑众之过呢?所有恐慌不都是中共自己一手挑起的吗?就是这样一个从来热衷于以谎言和暴力不断地制造国家恐怖的邪恶政权,居然也要道貌岸然地来打击所谓“惑众”、“不实”、“引起恐慌”的谣言了,声称是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不是很有些滑稽可笑吗?这不是贼喊捉贼是什么?

诚然,就算享有高度自由的民主国家,真正恶意的造谣中伤也不被允许。但是,究竟是否恶意,绝不会单凭一面之词来随意定论!国外的预言家声称将有大灾难了,通常不被认为是恶意,或许真的不太准确吧,咱们就当以防万一好了;民众指责克林顿搞小情妇了,没人敢说那是恶意,因为政治人物本来就得接受民众的监督和评判;台湾人怀疑陈水扁有经济问题,也根本不会被指恶意,因为对政府的怀疑是纳税人的基本权利。克林顿、陈水扁想要否认这个谣言,该怎么办?只能将事实的真相与谣言摆上公开的PK台,让民众自由评说,让法律进行完全透明的公正裁决。唯有这样,才能尽量还事实真相与谣言的清白,让人们心服口服再无话可说;也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将矛盾消除于无形,从而长久地维持社会的真正良性稳定。

然而中共邪党从来就没有真心诚意地与人理论过。说你达赖喇嘛“藏独分裂”你就藏独分裂了,任你再百般辩解也没有用;说你法轮功“自杀杀人”你就自杀杀人了,你要敢上访、上诉,就抓你起来劳教、判刑甚至摘除你器官;要有人胆敢批评我如何如何,哪怕常常只是忠言逆耳,那也是在颠复国家、危害人民……不服?不怕你不服!就连高高在上的国家副主席都可以一夜之间被“铁证如山”地打成汉奸卖国贼,还怕不能随心所欲地将你治罪!于是,在中共喉舌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下,在中共暴力机关为所欲为的“依法”执行下,你便只有强忍呻吟、乖乖认罪的份,这就叫做“和谐稳定”了!多么可悲可笑的“和谐稳定”呀!就在这个空前绝后的“和谐稳定”邪恶咒语的笼罩之下,买官卖官、官商勾结、黑心工程、捏造政绩、谎报灾情、打击异己……多少令人发指的罪恶得以和谐稳定地横行肆虐,多少良知尚存的自由心声惨遭扼杀封堵。于是乎,诺大一个历史悠久的礼仪之邦道义不再、真实不再、公平不再!

可是,欲盖弥彰是天理,要人不知己莫为。纵观历史长河,从来没有哪个政权可以长久地一手遮天过。谎言与暴力,固然可以暂时维持自欺欺人的虚假稳定,可天赋的良知也必会在忍无可忍的沉默中爆发。当一再信誓旦旦的“辟谣”尽皆成为贻笑天下的笑柄,是谁人还在对“谣言”麻木不仁?

正义不见天日,唯有“谣言”传播真相!

死者瞠目,长痛不已;我等幸存,岂容苟且偷生!为着那可昭日月的正义重现,为了这惨绝人寰的悲剧不再重演——让我们把“谣言”进行到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