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一声吼  >  并非政治
彻论中共之逼良为娼(2008-04-10)

2898

一、两首打油诗:

《党狗恶法》

总说法制不健全
假以时日似能全
其实非关健全事
只因根本不靠边

公平道义置脑后
党的领导大过天
可怜我党总不善
法律渐成残民鞭

依法维权去无路
党影徨徨立在前
既然领导了一切
法律自然得让贤

党的组织何所事
只为争利与夺权
儿媳熬成公婆日
我是法律我是天

健全反把牢笼紧
与虎谋皮可有先
法律沦为残民狗
岂能不除昭青天

《逼良为娼》

人之初来性本善
共党来了斗为上
天地人斗乐无穷
仁义礼智靠边站

自古亲亲理相隐
如今却把父兄叛
革命夫妻革命志
划清界线鸳鸯散

无官不贪已成风
如若不贪恐犯上
人人骂贪人人妒
我若当官也要贪

法律制度牛毛缛
不想犯罪难上难
政治立场方保命
管他道义与天良

奸商匪类风光笑
勤劳纯朴日日慌
人非圣贤久难忍
推波助澜黑遍天

十亿人民九亿赌
鸡鸣狗盗竞猖狂
共党妖风横肆虐
逼那良民沦为娼

二、正论:

人类社会并不是十全十美的,所以各个国家都会有犯罪现象。但若论起犯罪率来,绝对没有能赶上共产党国家的。印度总人口接近中国的85%,犯罪率与中国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社会可以人手有枪,犯罪率比起中国来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丹麦王国2005年爆发了一起30年来最大宗的移民官受贿案,涉案金额换算成人民币约7.5万元,这要在中国绝对算得上最清廉、最正派的官员之流。中国人口只占世界总人口的20%,每年公开执行的死刑犯人数却占全世界总和的90%。贩卖人口、造假掺毒、偷盗赌博、抢劫杀人、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的伤天害理行径已经真正成为令举世瞠目结舌的中国特色!

自称“伟光正”的中共实在无法自圆其说了,就辩称,那只是因为中国目前的法制尚不够健全所造成。意思说,中国其实已经算很不错了,只是某些法律条文还不够完备不够细致而已,而且,我这不正在努力地继续“健全”着吗?所以我中共仍然是不失为“伟光正”的。可奇怪的是,中共执政也有59年了,比起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建政史都不会短,而且单拿中共这59年来翻来覆去的“健全”过程看,又何曾有过一丁点儿今天比昨天更为健全的迹象呢?

所以中国现在所有的乱象,与中共一直嘟噜着的法制健不健全其实毫无关系。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共之法律,其根本出发点就是绝对荒谬错误的!

中共宪法和刑法等都明文规定:法律的首要职能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那么,中共和法律之间,就从本质上成为了主子和奴才的关系。党是领导一切的,自然也就领导着法律,而法律又是为了这领导一切的权力不由分说、不分青红皂白、忠心耿耿地提供保障的,那么毫无疑问地党就要大于法了。经常有党棍在自己权势范围内,以着党的名义说话行事,敢于公开叫嚣“我就是法律”。有人总觉得这话讲得太狂妄自大、太藐视法律了,其实一点儿也没有自大,而且依据它们那荒谬无耻的法律来衡量,这话从根本上就是十分合法的。本来法律的首要职能就是为党服务、为党所用,而我又能够代表着党,理所当然就有资格去代表法律了,难道主子没有屈尊去代表奴才的资格吗?所以,对于中共的法律来说,“公平道义置脑后,党的领导大过天”,也可以形象地表述成“法是党的一条狗,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

尽管中共总嫌法律条文还不够“健全”,事实上早已经多如牛毛,就连信仰什么、热爱谁、生育几胎都在其严格规定的范围之内,加上凌驾于法律之上、得到法律重点保护的、各级党政部门制定的种种规章制度,再加上党棍们以着党的名义所随意发号施令的长官意志,已经成为老百姓们绝对无法全部遵循而又不得不遵循的严厉禁锢。所以,现今的中共国民,除了党的最高代表者,也就无一例外地统统笼罩于违法犯罪的阴影之下。从此,中共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想要打击谁就去打击谁,就算你不违这条法也必会违那条法,想要绝对地不违任何法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况且,只要以着党的名义去实施打击镇压,无论采取多么荒唐罪恶的行径也都可以冠冕堂皇地算作合法了。

国外的法律精神是,只要没被法律禁止的事情你都可以做,而在中国,凡是法律没有允许的事情你最好通通别碰。就算法律明确允许了,也可以随时以着党的名义将你治罪。所以现在的中共国,实质上就成为了一个囚禁国民的大牢笼,人人身陷其中不能幸免。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法律的出发点,让法律回归到首要维护公平正义的正道,那么中共所有鼓捣的“法制健全”,无疑就是“健全反把牢笼紧”,而那些指望着通过中共“健全”法制来保障自己权益的人,也就是在痴心妄想着“与虎谋皮”了。本质就是一部用以实施囚禁管制的万恶之法,当它制定得越来越完备越来越细致时,人们还能有更好的果子吃吗!

在中国,只有唯一一个途径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那就是以着党的名义,所谓“儿媳熬成公婆日,我是法律我是天”。所以但凡共产党国家,其党权争夺之惨烈、奸商黑匪与党权勾结之猖狂无不是空前绝后。在这里,人性道义尽皆过时,只有党权与党的名义才是战无不胜、无往不利的葵花宝典!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5%的党官家属、狐朋党友居然垄断着90%以上政治经济命脉的史上最牛之社会怪状。 可是,受够了“沉舟侧畔千帆过”,谁也不是二妈生的孬种,岂会有活该受气受累而无动于衷的道理?于是,为了挤进这5%的党权势力范围,几乎全体国民倾巢而出,人人争得头破血流。“奸商匪类风光笑,勤劳纯朴日日慌;人非圣贤久难忍,推波助澜黑遍天”!

无数在国外被嗤之以鼻的违法勾当,如今全成为中共国人生存所必备的基本功:开公司就得学着偷税漏税、克扣工资福利,不然就难以竞争,因为别人靠着党权作后台可以免这免那绿灯大开你却没有;想升迁就得拉帮结派、行贿受贿,别人都弄你不弄能行吗?凭什么提拔你!你洁身自好难道是想盯着我们?所以你只有乖乖滚一边的份;想谈成生意就得给回扣或曰感谢费,不然休想谈成,谁做都是做,凭什么给你做……

本来人人就面临着随时违法犯罪的风险,如今又被党僚官商们挤压得只有通过违法手段才能从夹缝中求得生存,眼看一心信奉着“真善忍”的广大良民成为首当其冲的罪犯,强奸杀人份子却可以当上堂堂公安部长,大贪官大淫棍大摇大摆地成为“讲学习讲正气”的表率,那么,走正道何所益,违法犯罪又何所惧?犯罪且当人生搏,逮着只怨命不济!“人人骂贪人人妒,我若当官也要贪”,“十亿人民九亿赌,鸡鸣狗盗竞猖狂;共党妖风横肆虐,逼那良民沦为娼!”于是,中华民族也就呜呼哀哉地走入国而不国、民而不民的悲惨境地!

诚然,中共也在一再地捣鼓着精神文明建设和党风廉政教育,不能说全然没有真心实意的成分。任谁都知道,真正失却了道义和正当合理的游戏规则,必然是以损害社会长远利益、最终危及自身统治地位作为代价,历史上的教训可太多了。所以现在的中共,就象一个荒淫无耻的黑帮老大,正在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地训诫着:只有当我需要男盗女娼、集体淫乱时大家才必须配合,而平时你们就应该尽量地一本正经,不然最终岂不要乱到我头上来,我这个老大还怎么当?不幸的是,上梁不正下梁必歪,全国各地的党棍们可不是省油的灯,自然懂得心照不宣地上行下效、欺下瞒上以作应付。于是,所谓的精神文明建设、党风廉政教育也就成为永远南辕北辙的痴心妄想!

“人之初,性本善”,相信就连江泽民,也曾有过真诚善良、并为之快乐的一天。谁都不会反对,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才是真正的幸福。所以就连盗贼也不会从小教育后代“世上只有盗贼好”,世上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将来能走正道、真正得到快乐无忧的幸福。社会的太平美满,需要广泛的道德公约来维持,“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然而,却有那么一群鸟人,总想着自己坐享其成、却巴不得别人都来对其献爱,这岂不是一厢情愿的空想妄想!就在那无耻暴力的强行维持下,当然人人都想争做那无本万利的坐享其成者了。

中共其实就走了这样一条不择手段地追求无本万利的不义之捷径,然而就在它可以一手遮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丧失了所有的公平道义、真诚坦荡和无忧无虑,所以它不得不一意孤行进行新闻封锁、不得不依靠强大的军力来装扮成纸老虎、不得不勾心斗角恋权不放、不得不把子女巨款送往国外以留后路……因为已经天怒人怨、罪无可恕,所以就走入到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试想,所有的中共高层,何曾有过真正的快乐幸福呢?一旦手握了那不义之党权,也就是它们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开始!且看中共高层们终日一脸的郁急苦闷,活脱脱就象长期身患便秘般痛苦。

受害者固然不幸,其实一味地被制度纵容着行恶害人者更为不幸。湖北有个贪官说“我贪污,全怪上级领导让我当领导!”多么入木三分的一句话啊!在中共罪恶的大染缸中生存,哪能不学会随波逐流与狼共舞的罪恶勾当!这句话也就成为中共制度诱人犯罪、逼良为娼的最佳写照。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天理!几多原本正义热血之士身陷中共的罪恶漩涡无由解脱,从此背叛了人性,逆天而行。然而害人者终将害己,作恶多端必然会遗祸子孙。在中共的罪恶体制中陷足越深,为恶越甚,追悔莫及的日子也就越来越临近了!

经常想,凭着江泽民吹拉弹唱的雕虫小技和小聪明,如果放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制度下,至少可以开得一家象模象样的小餐馆,过上富足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现在,由于中共的纵容和相互狼狈为奸,却成为了这个星球上名声最臭的人!而且不难想见,它早晚也必将成为这个星球上最为后悔的人!

中共的罪恶制度下,人人都是受害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10/09 07:14:50 AM
中国共产党逼良为娼,不仅害了中国民众,也害了他们自己,使他们成了贪污腐败分子。成了将来被中国人民清算的历史罪人。
游客
   12/19/08 01:04:40 PM
说的太好了,这是我们中国官、民生活的绝对准确生动的写照!庆父不死,鲁难难了。中国啊,你的出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