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一声吼  >  洞穿迷雾
正解诺氏之1999年7月(2008-03-29)

2897

有人说,诺查丹玛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声称1999年7月人类会毁灭。也有人说,诺查丹玛斯并不是在有意撒谎,只是因为诺氏曾经所说的“某一事物”已经出现,导致1999年7月人类的毁灭之灾被取消,所以他的预言才不再准确。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

一、1999年7月之迷思

诺查丹玛斯是法国十六世纪最着名的预言家,他的《诸世纪》对身后几百年间的事情作出了惊人准确的预言。正因为这样,《诸世纪》风靡于西方世界,其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力不亚于东方人心中的《论语》。就连坚称唯物论的中共教育系统,都曾在初中教材引述过诺氏预言,说诺氏曾预言中国会在二十一世经初成为对世界起决定性影响的强国,以此作为社会主义好、共产党好的佐证。可见,诺氏作为一个成功伟大预言家的身份是得到广泛公认的。

但是,自从1999年7月之后,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似乎就破产了。

很多人开始质疑:诺氏不是说1999年7月人类要毁灭吗?为什么咱们现在还活得挺好呢?看来诺氏只是一个喜欢故弄玄虚的大骗子而已。可是,一个有能力准确预言几百年历史的人,会独独选中1999年7月来编造一个惊天大谎吗?所有记载诺氏生平的资料中,找不出任何诺氏喜欢行骗的迹象。如果真的是行骗,他行骗的动机是什么?难道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有仇所以才会恶作剧吗?显然这个臆断是极为不合理的。

那么,有没有可能因为他曾经所说的“某一事物”出现了,才导致他的预言不再准确呢?其实也无可能。作为诺氏这样一个大预言家,既然已经知道可能会出现“某一事物”了,他自然有能力知道这一事物可能出现的大致时期,如果有可能会对1999年7月的历史安排产生巨大影响,他还会斩钉截铁地指出1999年7月这个具体的时间刻度吗?然而事实上,在整本《诸世纪》中,唯一有着明确而具体时间刻度的描述,恰恰也就是这个1999年7月!很显然,诺氏对这一时刻的预言是非常之有信心的,绝对没有失手的道理!

二、问题的关键:诺氏根本就没有说过1999年7月人类会毁灭

请看原文:

……
圣心造出幸福的灵魂
圣言作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谁都未曾见过的巨大雷神
它发光时
太阳将会停止天天运转

天使人类的子孙
统治着我们
也保卫着世界永久的和平
他为了终结而中途制止战争
和平得以长期永存

在讲述1999年7月时,有这么一句话“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其中, “届时前后”这几个字至关重要,既然有“前”也有“后”,说明1999年7月既不是开始也不会是终结,那么,“毁灭”之说何来之有?而且对于1999年7月之后的事情,诺氏也作出了明确描述,在“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一段时间后,“谁都未曾见过的巨大雷神……天使人类的子孙统治着我们……他为了终结而中途制止战争,和平得以长期永存”,既然在恐怖大王从天而落的一段时间之后还会出现“和平得以长期永存”,那么,1999年7月怎么可能是人类的毁灭呢?

可见,并不是诺氏预言不够准确,而只是人们自己理解错误!

三、正解诺氏预言

鉴于在理解这篇预言时,最大的争议就在于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这句,我们暂且将这句撇开,先结合着前后语意进行分析。

1999年7月之前,“圣心造出幸福的灵魂,圣言作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毋庸置疑指的是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在恐怖大王从天而落之前已经得到成功的传播,教化、造就了一批幸福的灵魂,并且这种信仰是必定要作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的。

从后面往前推。最后一段说“天使人类的子孙统治着我们,也保卫着世界永久的和平”,“天使”的说法源于宗教信仰,所以将“天使人类的子孙”理解成某种信仰的成就者或他们的后代,这是没有问题的。接着,既然前面有了圣言会作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后面又强调天使人类的子孙会保卫着世界“永久”的和平,那么完全可以得出结论,后面所讲的“天使人类”也就是前面提及的圣心所造就的幸福灵魂。

再往前推。“谁都未曾见过的巨大雷神,它发光时,太阳将会停止天天运转”,这一句预言了某种威力十分巨大的雷神,既然是“神”,当然也就是神秘的。雷神出现的意义是什么呢?根据随后所说,天使人类的子孙将会统治全世界,这个格局从今天来看显然是不可思议的。那么雷神所出现的意义,极有可能就是专门为了促成这个不可思议之世界格局。正因为需要全面彻底地改变世界现状了,才需要“谁都未曾见过的”巨大威力在全世界进行不可思议之影响或者淘汰,目地是将天使人类的子孙留下,而极大程度地将一切不利于天使人类子孙进行统治的破坏和阻碍因素清除。这个结论,尽管有一定的联想成份,但不能说不是合情合理的。

至此,预言的整体意思便逐渐明朗:在这段历史时期,贯穿整个过程的核心事物是某个由“圣心”所传播的精神信仰,这种精神信仰在1999年7月之前就已经形成气候,造就了一大批幸福的灵魂。在1999年7月之后的某个时间,人间会出现一种人类从未见过的巨大而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促成了在未来社会里,将由圣心所造就的幸福灵魂或其后代永远地主导全世界。

再来对1999年7月从天而落的“恐怖大王”进行具体分析。按照信仰的观点,从天而落的事物可以归为两种,一种是神,一种是魔,神的降临总会让人愉悦,而魔鬼的降临才会让人恐怖。看过《圣经》的人都知道,魔鬼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与神争夺人的灵魂。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真的有魔鬼降临,那么其最有可能的目地,也就是直奔那个正形成气候、将要成为历史核心事物的精神信仰而去,干什么呢?实施破坏呀,以争夺人的灵魂。而且,既然前后的语意都是在强调这种精神信仰,这种精神信仰也被诺氏抬高到“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统治着我们,也保卫着世界永久的和平”的至高、至尊、至关重要的永恒地位,那么,恐怖大王从天而落就必然会与这个精神信仰之间有着某种直接的联系,不然实在没有必要去打断语意,专门穿插在中间突然提及了。所以,“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可以自然而然地解释成:1999年7月,为了破坏那个已经在人间形成气候的精神信仰,恐怖的魔鬼之王将从天而降。

写到这里,诺氏预言的真意基本上可以水落石出了。搜遍1999年7月前后世界上所有的事件,无论大事小事,唯一能与诺氏预言全面扣合得上的就只有这么一件:1992年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从中国大陆开始传出,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短短几年吸引了近一亿修炼学员,法轮功的弘传遍及世界各地。恰巧也是在1999年7月,中共政府突然发动了一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全面破坏和镇压,用尽了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种种魔鬼般的邪恶手段,试图从灵魂深处来铲除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信仰。值得全人类震惊和赞叹不已的是,在中共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下,法轮功学员们仅凭着内心坚贞不屈的信仰以及和平纯善的讲真相方式,居然坚如磐石、大义凛然地走了过来,反将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击得粉碎。并且完全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无耻镇压必然会以全面失败而告终,届时法轮功学员们憾天动地的高风亮节、坚贞不屈的纯善信仰必将感动全世界!那么,诺氏所预言的1999年7月,不就是在千真万确地讲述着中共对法轮功信仰的全面恐怖镇压这么一个事件吗?

当然,中共政府存在于这个星球已经几十年了,肯定不能看作1999年7月才“从天而落”。但中国有个说法叫做“鬼使神差”,西方也有魔鬼附身、邪灵附体等等说法,意思是说,魔鬼降临人间,通常不允许以魔鬼的真实面目示人,必须得附着于与其有类似邪恶思想的世人身上,才能控制着世人干其想干的坏事。明白这个理,诺氏预言便更容易理解了:1999年7月,恐怖的魔鬼之王从天而降,将附身于邪恶的中共政党,对法轮功信仰进行一场异常恐怖的大镇压!

那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与“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两句确实颇让人费解,如果没有大智慧是很难解其深意的。幸好有圣者早在2000年就对其作出了一针见血、令人叹服的破解,请看法轮功经文《预言参考》部分内容:

“……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地,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师父在人中正法的过程,从众神的角度来看就象死而复活的过程。

关于‘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一句,是说在一九九九年前后马克思在统治世界。其实目前不只是共产恶党社会搞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搞的社会福利等也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共产邪恶主义的东西,表面上是自由社会,实质上好象全世界都是在搞共产主义。从邪恶的共产主义国家来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人都有一个同感,觉的这里好象共产主义一样,只是不讲暴力革命那一套。

最后一句‘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也是共产恶党讲的要解放全人类的说法,和西方社会用重税收,搞社会福利等的所指。”

可见,诺氏之所以会写到“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这一句,其实有着非常明确的目地,他是想借此将人们的目光准确引导至恐怖大王身上,那就是已经被魔鬼邪灵操控、信奉着马克思主义的中共!

至此,诺氏关于1999年7月的预言就得到了圆满而合理的解释。

四、释疑

有人会质问,你分析来推导去,不就是想牵强附会地将预言与中共镇压法轮功事件扯上联系吗?你不就是想别有用心地攻击中共为恐怖大王,而鼓吹法轮功就是那将要“作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的精神信仰吗?是的,推导结果固然是这样的,但其中却没有任何牵强附会与别有用心的成分!

作为对预言的破解,允许存在着偶有的联想,其关键在于,要能够解释得丝丝入扣、合情合理。试想,如果不是诺氏明确地指出事件的核心是某种精神信仰,如果法轮功不是刚好在这个时期所传播的一种精神信仰,如果中共不是恰好选中1999年7月来镇压法轮功,如果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是恰好针对着人的思想灵魂,如果不是法轮功在反迫害中已经表现出坚贞不屈、欲摧弥坚而且有着在全世界越来越广泛地受到认同的趋势,如果不是因为共产党口口声声叫嚷着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是“马克思”与“玛尔斯”发音之近似程度在考虑翻译传播有误后可以视为完全一致……那么,前文所有的推导和分析怎会如此丝丝入扣呢?假如最终推导结果是错误的,那么,世上竟真的会有如此蹊跷巧合之事吗?除了作出这样的解释,举世还有谁能对预言作出另外更为合情合理的解释呢?可见,前文对预言的破解毫无疑问是准确无误的!

可能有人会说,中共镇压法轮功算不得什么大事,根本就不值得诺查丹玛斯在几百年以前郑重其事地做出预言。这样的想法更是大错特错!

在古代,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修炼者都会受到特别尊敬。中国古人讲,施舍给修佛人一碗饭都是功德无量的,相对应,如果谤佛、陷害修炼人就会犯下特别特别大的罪。举个例子,中国人讲因果报应,如果此生这个人笑话了那个人,那么下辈子可能会反过来被对方笑话。但是,如果这个人所笑话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和尚,那可就不得了,下辈子这个人很可能会做驼背,终生被人指戳脊梁骨!再举一个例子,希特勒在二战时期杀害的犹太人要比古罗马帝国所杀害的基督徒要多得多,但是,希特勒集团在经受了人间法律的审判惩罚后不至于会全体灭绝。然而古罗马帝国的下场就完全不同,因为杀害基督徒的罪行在这儿因沉默、附和、纵容得以横行,后来古罗马帝国在经历了几次大的瘟疫之后几乎完全毁灭!可见,人世间后果最严重的事情再也莫过于对正信的迫害和摧残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认为1999年7月所发生的对上亿法轮功信众的镇压不是一件惊天动地的恐怖大事呢?

现在很多中国人谈起修炼之事,再也没有古人的神圣虔诚之心。有人说,谤佛害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看中共在镇压法轮功之前不就干过很多毁庙、砸佛像、迫害信众的事吗?怎不见得中共有什么报应呢?这里面其实是有很多特殊原因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那些传统宗教的修炼人已经少有真修的了,求名求利的居多,原来庙里、教堂里的神大部分都走了。按照宗教典籍所说,很可能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妖魔鬼怪转世呢,那么,他们本身还有从前那么神圣吗?再有一个重要原因,诺查丹玛斯早在几百年以前已经预言了中共还会在1999年7月间犯事,可见,一切都是有着整体天象安排的,上天的棋局尚未布完,就是要等待世人在未见分晓之前作出从善如流的正确选择呢,怎么可能会提前破局?所以,表面上看起来中共也就没有遭受太多的现世报了。

然而,善恶是必定有报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诺氏预言不是明确指出会有“谁都未曾见过的巨大雷神”出现吗?一旦那个时刻真正来临,除了“天使人类的子孙”及其顺应者之外,谁人能逃!

结语

经上说,人类最后的大审判来临前,魔鬼撒旦会来到人间,破坏人的信仰,与神的子民作战。而此间,世人所有义与不义的表现便成为了最终审判时衡量的依据。

当一个世代堕落到敢于漠视对信仰的残酷迫害、人们心中再也没有正念时,这个世代也就面临着终结了。

所以,破产的并不是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而只是人们心中的正念!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