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一声吼  >  心灵细语
愚人节关于文学创作之随想(2008-04-01)

2896

去年比较忙,没什么时间写东西,有段时间只是摆弄了几首打油诗。记得当时有个网友说,你的文风又变了哦。呵呵,我可是从来没什么文风的,有时间就多写,没有时间就省事少写一点啦。

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作家、诗人之类。都是根据心中想要表达的内容,结合时间安排,随意采取任何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体裁,于是就出来了一些类似现代诗、古诗之类的东西。我对写文章最大的理解,就是在时间很紧的情况下,一定要心中有道才写,千万不要为了写而写,不然实在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当然,对于时间上很清闲的,对于一些想成为作家、打算多练练笔的,可能会例外。

有段时间执着于自己所写的东西有没有被发表,如果没被发表,心里会愤愤不平,就想,我花了这么多心血,写出一大堆推心置腹的道理,怎能不帮我发表出来让更多人看到呢?后来想,这个心其实是不对的。正义网站就那么多,可供发表的版面有限,编辑们肯定会全面权衡、精挑细选一些最有影响力、最有道理的来发表了。毕竟正义阵营有大把人才,往往你能想到的,别人早已经写出来了。所以,发不发表,人家自有道理,不是自己应该执着的。

于是思量,除了不能为写而写之外,也根本不应该为发表而写,只能真正地、纯净地为了载道而写。如果内心真是以着扶正除魔为目的,一旦在这个世间形成了文字,就算最终没有被发表,估计都已经起到大作用了。所以该写什么写什么,有想法有时间就尽量多写,只是一再地提醒自己,心态要摆得更正。就算实在没什么可写的了也无所谓,不用写就做其他事吧,正义的安排其实是需要方方面面力量的。

去年有人建议我针对胡温或某些国外政要写公开信,一方面因为太忙,另一方面也因为提不起兴趣、想不出什么好写的,于是作罢。本来固执地认为,明知故犯者与不明真相者有区别,主动犯罪与被动犯罪也不同,所以对一些人总拿不出足够的慈悲与耐性来。何况,在某些道德观念较差的人面前,我有着与生俱来的毛病就是过于清高。如果言行处事已经让我鄙视了,无论是什么总统、总理、总书记之流,在我心目中都是个小样,所以就无法做到貌似恭敬地对其好说歹说!只是有点担心别人会把它们看得很重,会受到它们歪门邪道的影响,才不得不低些架子,去专门研究解剖一下它们胡说八道的理论了。还是那句话,不喜欢针对谁去骂谁,但乐于从根本上对邪恶剥皮抽筋。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常常有泛泛而谈之感。

既然写了,也就应该尽量地写得好一点吧,如果文采实在让人看不过眼或者闹笑话,可能会削弱扶正除魔的作用。所以偶尔也抽时间看看必要的理论,比如现在终于弄明白了古诗、律诗与绝句的区别,当然还有很多东西不懂,比如平仄还不清楚,估计指的读起来抑扬顿错之类关于音调方面的知识。所以还得再接再厉!

写文章有一个小体会,就是,只要心里有了非说不可的道理,就一定心无旁鹫、以雷霆万钧无可阻挡之势将其写出来,尽量将思维凝聚成一根线!不然,想得太多,既担心自己水平有限,又担心别人能不能接受自己的观点,那就干脆不用写了。有时候得学学野鸡的精神,既然认定了向前,就别再往后多看。

还有一个小体会,写文章与打武术、练书法、搞音乐其实是一个道理,都需要有一张一弛的节奏以及动静相宜的对比存在。武术上要求“动若脱免,静若处子”,书法有云“刚柔相济,奇正相生”,搞音乐的讲究韵律节奏与跌宕起伏。所以琢磨文章时,我会经常联想一下其它领域的某些道理。比如唱歌每个人都会了,有时候就会用歌曲中的道理来衡量文章,有没有跌宕起伏呀,有没有高潮呀,能不能馀音袅袅呀,等等。时间长了,偶尔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感觉,感觉写起文章象是在自我陶醉地唱歌一样。

呵呵,不入流的一点随想,望勿见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