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体坛世界
一声吼  >  心灵细语
武术之路札记(2008-03-24)

2894

从小喜欢武术,每次在电影电视或其它什么地方看来一招半式,都会回家操练一番,累个满头大汗。那时候,总想着去哪儿正式拜师学武,但家庭条件不好,父母也不支持,只有作罢。由于缺乏指导,练来练去也就练会了一些纯粹的绣花架式,比如鲤鱼打挺、空翻、旋子等等。为了学习电视里面的暗器功夫,成天兜里装着一把长短不一的铁钉子,走哪儿扎哪儿,把家里的门窗、木柜全扎了个稀烂。

离家读书以后,家里会给一些伙食费了,自己就省吃俭用买来了很多武术、气功书对照着练习。可我这个人没什么恒心,这山望着那山高,经常这个还没练会就去练那个,所以练来练去总是一无所成。这个过程中,对气功的看法产生了很大变化,由最初的兴趣盎然发展到失望透顶,直至最后彻底放弃。那时候,今天出来一个什么气功大师,明天又出来一个什么更大的大师,可半路出家的居多,而且感觉大多都是通过炒作来赚钱的。所有气功门派翻来覆去都是讲的那些玩意儿,看得多了我自己也会讲了。于是我认定,里面一定没有什么真东西。

后来再长大一些,遇到一个较好的学习武术的机会,可以很多人一起练习,里面有专业的武术教练,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于是立即参加了。从此开始了比较正规的武术训练。由于练得十分刻苦用心,很快成为了里面的骨干,大概两年以后就主要由我来充当教练了。

慢慢地,我的生活轨迹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性格上变得非常暴戾。以前遇到矛盾,总会选择忍让,或者最多与人理性地争辩道理。现在不同了,会武术了,这方面的朋友也多了,动不动就想通过武力来解决。有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是很有道理的,进入那种生活方式之后想退出来可不容易。成天一帮人到处瞎混,赌球酗酒,打架斗殴。尽管我自己不太喜欢惹事,但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为了哥们义气,为了所谓的“人争一口气”,常常就会刀光剑影、大动干戈。慢慢地我成为了一个让周边人提心吊胆的恶人。

不过与那些朋友有所不同的是,每次打完架之后他们都兴高采烈、激动不已,而我总会痛心疾首一番。想起人家也是父母所生,人家也是与我自己一样的血肉之躯,把人打成那样,他们的父母知道后究竟会怎样地痛心呢?换成是我自己又会如何?于是便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经常感觉自己伤天害理了。这个时候,也渐渐对那些朋友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在酒桌上把哥们义气吹得天花乱坠的是他们,喜欢到处惹事生非的是他们,一旦动起手来逃得最快的也是他们,这不但让我感到十分气愤和不值,也让我深深鄙夷和不屑。于是,我决心远离哥们义气,就对他们说:从今以后,我们只作为正常生活上的朋友交往,如果再有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要来找我,我也决计不再去麻烦你们!就这样,终于退出了所谓的江湖。

这段经历写起来容易,其实是不堪回首、刻骨铭心的。当然,按现在的心境理解,或许万事皆有因缘吧。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对人生产生了很多反思,开始虔诚信起上天来。记得当时那帮朋友中,我是唯一一个喜欢打抱不平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打完架后总要痛悔不已的人。在经历了太多打打杀杀后,我发现,我居然一直都毫发无损,而他们,成天不是这个包着头就是那个吊着手。然而在平时的武术训练中,我们的差距最多也就是半斤和八两。于是我就自然而然地感谢起上天来,我相信,一定是上天青睐于我偶有的正义才保护了我,并且我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只有正义对于人才是必需的,而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所谓江湖义气其实全是糊弄人的。后来有一次,以前的仇家花钱请来黑帮拿着自制火药枪到处找我,声言一定要把我废掉,而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了要退出打打杀杀的圈子。这无疑让我深感无助无奈且恐惧绝望。走投无路之下,我想起了上天,我跪在地上祈求说,求上天再保佑我渡过这一次难关,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干伤天害理的事了。后来或许真的有上天保佑,事情有惊无险地得到了化解。

经历了这些,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武术的意义。尽管起初确实出于喜好,但后来的练习当中,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地把武术当成了一种用于搏击防身甚至于恃强凌弱的手段。现在看来,这显然是没有道理的。如果单凭武术就能够真正防身让自己安全的话,为什么以前没有正式练习时自己走哪儿都不怕,现在似乎练得有些功夫了,反而走哪都要身揣两把菜刀而且还胆战心惊呢?不懂武术的人有什么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大不了挨个三拳两脚或者折点财。会武术的就不同了,别人要知道你会武术,一个人不行来二个,二个不行来更多,拳脚不中就会用刀用枪,反正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出手就打算置你于死地!于是我相信,中国古人所说“能忍自安”、“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报”,真正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当你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强大时,你就会不自觉地任意逞强,于是免不了会有意无意行恶。而当你作恶多端之后,自然引来麻烦不断从而就会恶有恶报了。明白这个道理后,一时间兴奋不已,提起荒废已久的笔,郑重其事地写下了一篇关于“忍”的心情札记,其中专门举了韩信大忍于胯下的事例以时刻警醒自己。自那以后,一听到谁说起要学练武术报仇防身等等事情,我就会笑掉大牙。

当我全面省视那段“我武唯扬”的人生经历时,只有一样事情是让我自始至终没有后悔过的,那就是打抱不平。每次打抱不平之后,我都不太担心会受到报复,因为我坚信自己是对的,哪怕真受到报复了我也无怨无悔,当然那时还附带另一个想法就是,大不了一拼了之、血溅当场。然而事实证明,每一次打抱不平,都未给我造成任何类似于平时争强好胜之后所带来的恶劣后效应,反而能让我感觉到人生的些微价值和自信。于是我想,上天终究是有眼的,不会亏待一个打抱不平之人,所以将武术用到打抱不平之上应该是完全可以的,这大概也就是古人所说的“止戈为武”吧。

那时还有一件事情对我震动极大。一个在帮派上混的人对我讲,他们经常在火车上敲诈勒索,但他们并不会对每个人都下手,有时看见长得忒“顺眼”的人他们也会放过。我就问怎样才算“顺眼”, 他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不一定是人高马大,也不一定是英俊潇洒,反正就是让人感觉挺顺眼的那种。他的话让我感触良多。一般人练习武术就是为了防身,而只把这当作目的的人,其实并不希望真正遇到意外,因为一旦遇上,自己平时所练的那么几下子未必真能防护得了。比如在人挤人的火车上,一群持刀歹徒将你团团围住,任你是李小龙再世其实也无济于事。既然这样,如果仅凭让人“顺眼”就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就象古人所推崇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是要比通过练武来防身要高明得多吗?事实上据我多年的所见所闻,还真的没有见到过,谁通过学练武术了就能够变得更安全的。于是,我就开始琢磨起周边的人是否“顺眼”的问题来。慢慢我发现,往往那些容易出事的人,通常都是黑头黑脸面目比较可憎的,而那些一直过得安稳平顺、也不容易让人联想到意外之灾的人往往给人以气宇轩昂或者雍容大方之感。我想,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气质、气派,或者不怒自威、以德服人的德吧。当然,那时对“德”的概念还不十分明确,我将其归结成了一种超然的精神境界,我意识到,这种超然的精神境界对于人来说,其实比表面的攻防之术更有价值。如果单纯为了一生平安,与其练习武术,还不如去提升这种超然的精神境界了。

那个时候,我正感到自己的武术练习进入了一种再也无法提高的境地。因为我一直练习的是武术套路、散打之类的外家功夫,外家功夫讲究长打短、快打慢、大力打小力,这些都是要受到身体素质所限制的。那些散打比赛,通常是小级别与小级别打,大级别与大级别打。练至同样的娴熟状态,小级别根本无法与大级别对抗,这说明,大级别的身体素质比起小级别来,先天境界就要高,而通过外家功夫训练,不可能从根本上提高一个人的先天身体素质所限定的境界。对于外家功夫来说,无论你怎样强化训练,到三十岁以后必然会随着身体素质的下滑而走下坡路,等到年老体衰或者停止练习了,功夫就会自然而然地丧失。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外家功夫所练习的,纯粹只是一种最原始的体能技巧,根本无益于生命境界的提高与升华,所以外家功夫其实是不值得人们去毕生追求的。

这时还进行了另外一番苦思冥想:外家功夫强调的是动,尽管打斗过程中也有动静结合的战略技巧,但其训练终究都是要通过反复剧烈地运动来实现。根据阴阳学说,动属阳静属阴,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如果只是单纯地进行剧烈的身体运动,必然会导致人体阴阳失衡,从而会全面影响到人的精神状态。经过大量观察,我总结了一个现象,大凡练习武术散打的人,练习一段时间后,都会变得虚阳高亢、脾气暴躁,甚至连相貌都有往凶神恶煞方面变化的趋势。而这,与我前面所感悟到的人其实更应该培养一种超然的精神境界背道而驰,于是我也就思量着超越外家功夫去追求更高深更完美的东西了。

我把目光转向了内家拳中的太极,太极拳讲究全身放松,通过缓慢而圆和的训练,最终能达至静极生动、无坚不摧的境界(当时的理解)。这显然是一门与外家功夫截然不同、而且更为玄妙的武术。更为重要的是,感觉上太极拳是能够阴阳调和的,并且十分有益于我所感悟的那种超然精神境界的培养。于是,就开始跟公园里的老年人学起太极拳来。练习了有几天吧,发现那些在公园里打了多年太极的老头老太,其实根本就不曾踏入过武术的门槛,他们充其量只是当作一种体操在练习。如果这样练下去,永远也无法达至书籍上所记载“三年小成,九年大成”之太极殿堂。可见,学练太极拳与外家功夫是不同的,需要真正的明师指点才行。由于经济状况限制,当时没有远出寻访明师的条件,加之以前接触气功的经历让我深信,真正明师的“明”并非有名的“名”,是绝难寻访得到的。于是便放弃了太极。

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开始自创起武术门派。门派名称都取好了,练习方法主要是在外家功夫训练中掺入一些自己胡乱瞎编的“内功心法”,自以为应该可以从根本上提升外家功夫的境界而且可以满足自己所感悟的超然精神境界的培养了。可是练来练去几个月,根本就没有丝毫预期效果,反而身体出现了诸多不适。这让我十分困惑也十分苦恼。就想,辛辛苦苦追求武术这么多年,到底还要不要坚持下去呢?如果继续外家功夫的训练肯定满足不了我的武术追求,而且我早已认定,单纯的外家功夫对人是没有好处的。如果只为了防身,我宁愿选择“能忍自安”,如果单纯为了健身,我就会选择清晨小跑或者只是做一些舒缓的体操了。我到底该怎么办?

大概从“自创”门派的时候起,内心深处就有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感到,天地之间应该有某种特殊的、神秘的东西左右着一切,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当然这个表述也不是很准确,其实根本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是模模糊糊地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有一天,我突然间对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说,我终究有一天是要做神仙的。当时朋友觉得十分奇怪,然而我自己知道,说这话时我内心非常虔诚。

大约过了有几天吧,我经过某县城准备去拜访亲戚。途中看见一家书店,当时很想进去转悠一下,不过想想自己微薄的工资就强忍住了,因为每次进书店都会抑制不住买一堆似乎没多大用处的书,于是就走过了。大概走出有几十米远吧,终于忍不住还是折了回来,心想,只是逛一逛,下定决心什么书不买不就行啦。进了书店,首先看见的是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当时呵呵一乐,今天这个功明天那个功,现在又出了个法轮功,尽是些骗人的吧。不过不自觉地还是拿起来翻了翻,不料刚翻开,第一眼就看到“真、善、忍”三个字时,我浑身猛地一震、彻底惊呆了!那一瞬间内心的震憾与喜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这不就是我一直在苦苦追寻和思索着的人生真谛吗!这不就是可以涵盖武术、涵盖一切的最高真理吗……我毫不犹豫地立即将书买下就走,书店也不逛了,亲戚那儿也顾不得去了,一路上边走边看径直回了单位,一口气看完后什么都明白了,再也不为武术的事烦恼困扰了。因为我已经清醒地知道,未来的一切应该如何走下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