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一声吼  >  心灵细语
善恶必有报,缘分终须了(2008-02-26)

2888

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我的家人都是赞同法轮功的。我母亲经常说:“你们李老师住哪儿呀?我真得写封信去好好感谢他!是他才让你这样一个五毒俱全、桀骜不驯的人改邪归正的。”那时,一旦哪个家庭成员因赌博或婚外情搞得鸡犬不宁了,其他家人就会说,要让他修炼法轮功就好了,他就不会干这些坏事了。

可是当中共镇压开始后,他们的观点就忽然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咒骂起法轮功和李老师来,并且都万分庆幸因为自己有“先见之明”才没有受到法轮功的“毒害”。

应该说,他们起先还是关心我的安危的,所以他们都来劝我好汉不吃眼前亏、赶快别再炼了。在劝说无效、软磨硬泡未果之后,他们对我的关心似乎就慢慢演变成了某种怨恨和嫌弃。我母亲竟恶狠狠地说:“共产党真是太仁至义尽了,我要是江泽民,我就会把这些顽固分子通通抓起来枪毙掉!”某些家人也开始有意无意地与我疏远起来,明明举手之劳的小忙也不愿意帮了,说是怕受牵连。甚至母亲也会明确地对我说:“你若再执迷不悟,那你就先与咱们脱离家庭关系吧!”那时候,我的生活本来就陷入了极度的困境,经济上的封锁、社会上的鄙夷与歧视、恶警无处不在的骚扰和胁迫,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此时家人们的态度,对我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这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有个亲戚与我发生了很大的矛盾。矛盾起因与中共的镇压也不无关系。因为“国家”都镇压了,所以他可以动辄当众对法轮功出言不逊,而我是万万不能忍受这一点的,就总要针锋相对地与他据理力争,于是经常闹得不欢而散。时间一久,我与那个亲戚的积怨越来越深,直至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他就开始捏造事实,搬来了他一个做警察的亲戚报复我。可我除了炼法轮功,再也没有其它任何把柄让他利用来报复了。于是,那个警察就象疯了一样,成天上窜下跳,这儿告,那儿告,说我炼法轮功不认父母,说我还是一个重要骨干,似乎非要置我于死地。所幸,由于师尊的慈悲呵护,我才得以一次又一次地逃脱魔爪,并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

这个过程中,我的家人是完全有能力帮我的,只要他们出面,那个亲戚和警察无论如何也不敢那样对我。可我的家人不但没有主持公道,反而一有了什么其它的家庭纠纷,最后的矛头也一定会莫名其妙地落到我身上。家人们都说,是法轮功让我变得不认家人、不要父母、不仁不义,才搞得家庭与家族不和睦的。可是,在中共镇压之前,为什么就没有这些事情发生呢?难道这一切悲剧不正是因为中共的荒唐镇压才导致的吗!

离开家乡的时候我失声痛哭。我向来是一个注重情义的人,不管哪个家人有了什么困难,我总会第一个挺身而出站在他身边。然而现在我遭受不白之冤了,家人们竟一个个落井下石,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把我逼迫成丧家之犬而无动于衷。想起这些,内心的悲苦无以复加!

这个时候,有个人来安慰我,让我别再伤心了。他说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的家人能有此生的福份,那是因为他们曾与我有很大缘分,他们也都是发了愿要在这一世我落难时来帮我的。可他们现在不仅没有帮我,反而落井下石,他们与我的缘分也就尽了,他们也再不配拥有那些福份。至于那个警察,他说,这个宇宙中,已经没有人会救它、也没有人能救得了它,所以,那个警察必死无疑!

后来我在外面流离颠沛,很长时间都过得不太好。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的家人正在与我发生争执,一位神仙飞来,用手一挥,把家人身上的钱全拿过来给了我,并对他们说,这些钱你们再也不配拥有,随后就抱着我飞走了,我的母亲带领着家人在后面一边追赶、一边哭喊:“把我们的钱还给我们!”似乎从那以后,我的日子真的开始一天比一天好过起来。而我的家人,听说一个个地都开始走下坡路了,有的是飞来横祸折财,有的是做生意亏本,有的有钱也无福消受,反正都一日不如一日。

至于那个警察,受过排挤、调过职,后来在病痛中生不如死地熬了好几个月就死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