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一声吼  >  辛辣热讽
“党员干部”是个什么玩意?(2008-02-15)

2885

据说一有了灾情,“党员干部”总是会冲到最前面,或者,要么,总是必须由着“党员干部”去带领人民群众,才会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似乎没有了“党员干部”,我们的灾民们就只有坐以待毙了,或者至多也就是一盘散沙、无力应战。

这让我不由得牵挂起那些腐朽落寞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来,他们可是没有“党员干部”一说的,万一有了什么灾情,他们该怎么办呀?后来听国外的朋友讲,其实他们也是懂得救灾的,而且捣弄得还蛮不错,于是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我想,尽管他们救灾也不错,估计还是远远赶不上咱们国家。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所说的不错,只不过是老百姓的评价,老百姓嘛,没有了“党员干部”的领导和培养,岂会得出高素质、正确伟大的评价?不象咱们国家,就连咱“党员干部”的总头目胡锦涛同志都斩钉截铁地说成功战胜灾情了,那还会有谁敢怀疑“战胜”的成功性?所以,咱们的“成功”绝对是最成功的!

当然尽管早已是“和谐盛世”了,也难免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存在。比如今天就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说这次南方雪灾中,某某地方的某些“党员干部”们带领着 “人民子弟兵”,深入到受灾一线为灾民送稀饭,先前还笑容满面、无限热情的,可当新闻记者一离开,立马嘴脸一变,一手交钱、一手给稀饭,50元钱少一分不行——对此,我当然是不会相信的,因为为着和谐稳定嘛,所以我就当在造谣了。

咱们的“党员干部”除了救灾之外,其它方面表现也十分出色。比如说“一对一”扶贫、“三下乡”、廉政爱民宣誓等等,诸如此类的集体爱心活动,在资本主义国家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那些国家的官员,简直腐朽落寞透顶,除了只会死板地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哪会想到要专门干这些“三个代表”的事?活该那些低素质的国民,谁让他们搞那劳什子“民选”净选那些低素质的官员呢,所以他们也就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不象咱们的“党员干部”,既要忙于文山会海、指导剪彩、饭局应酬、出国考察等等鞠躬尽瘁的神圣工作,还得隔三岔五地经营这些尽管份外、但能真正说明“伟大光荣正确”的事业,简直就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写到这,我要坦白地作一点自我检讨——咱们的“党员干部”们实在太伟大了,伟大到竟让我这等小民偶尔不敢信以为真的地步,所以冷不丁地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婊子立牌坊”的词句,也会一不小心就联想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名言来——本人政治觉悟实在不高,就凭这,我可能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但愿没有象胡佳一样颠覆国家!

刚才提到出国考察,让我心中又翻出另一个疑虑。那些资本主义国家不是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么,不是腐朽落寞、即将要进入历史的坟墓么,还有什么值得咱们“党员干部”前赴后继去考察学习的呢?幸好,就在这刹那间,我又联想到咱们“党员干部”多年以来牺牲本国小民、无私无悔无度援外的光辉事迹来。哦,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出国考察,恐怕也是为着扶贫而去的,每年拿出少少的几千亿去拉动一下别国经济,也算是献了爱心了吧!我又继而想到,现在咱们的“党员干部”们,一个个热衷去办资本主义国家的护照并把子女们塞进去拿绿卡,想必也都是捲着巨款去扶贫的了。

回过头来具体研究一下“党员干部”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从字面上看,可以解释成“党员里面的干部”或者“干部里面的党员”,但是,事实上这两个解释并不妥当。因为如果灾情来临或者其它的什么紧急情况,如果仅仅只有“党员里面的干部”或者“干部里面的党员”才能够先锋模范或者“三个代表”,肯定是不允许、也是不应该的。灾情来临,难道非干部的党员就不用“三个代表”了吗?难道非党员的干部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这显然不符合我党一贯英明伟大的领导和自我评价,也实在太不符合情理了。所以,我只能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大凡要当干部,那是必须要先入党的(也有灾前火线入党和死后立即追认党员的少数特例),于是这样就可以解决一块泥巴糊两个阙,凡我党要做的,干部们必须得做,凡干部们做了的,又能通通地归结为我党的功劳——尽管身在其位必须谋其政,挥霍了老百姓的税金必须得象征性地做一点事,这其实只是最低限度的义务而并不能算作功劳——这个相当成功的把戏,可以再次印证我党的英明伟大!除了这个基本结论之外,“党员干部”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最终仍不得而知,请教了好些朋友,他们也都稀里糊涂的,可见,“党员干部”应该并不是个什么玩意,尽管,它有着令咱们耳膜起茧、浑身鸡皮疙瘩的无比伟大!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应该庆幸我们拥有如此之多的、举世无双的“党员干部”,谁叫我们“有”幸出生在中国呢!

此外,我还听说了一个有关咱们“党员干部”很有才的笑话。说的是,想要收回台湾其实一点不难,只要将咱们的“党员干部”派它个二百过去,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搞定了——吃都要吃垮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