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一声吼  >  并非政治
论中共之坏(2007-07-03)

2868

一、中共到底有多坏?

有人喜欢用显微镜和放大镜替中共找出种种似是而非的优点,然后说,中共也非一无是处吧,所以我们也要一分为二地去看待它呀。

其实,要准确公正地评价一件事物的好与坏,有条千古不变的法则——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当我们拿中共与古今中外的君王、政府、组织、团体作一一比较之后,会发现,论整人运动之频繁、杀人之多、手段之狡诈残暴、摧毁道德人心之巨、颠覆传统文化之彻底、破坏自然生态之烈、欺瞒盘剥人民之厉、不顾廉耻自吹自擂之甚,无人能出其右。如果这样,我们还要一分为二地去看待,那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好坏之分,那么,“坏”字应该立即从人类的字典中抹去!

尽管我们还可以找出一些与中共邪恶类似的,诸如商纣、希特勒、朝鲜劳动党、柬共、苏共、萨达姆、拉登等等邪恶之流,但这些邪恶,无论从规模、从程度、从范围上看,较之中共都远所不及。所以,中共之坏,绝对是空前绝后、举世无双的!

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但凡当今之世那些叫得上号的邪恶政府和团体,要么是中共“共产主义阵营”的亲密战友,要么与中共有着互为吹捧、暗通军火的勾结,要么赤裸裸地就是中共的崇拜者,这不恰恰说明,中共,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邪恶轴心之轴心吗!

二、中共究竟有没有优点?

世间的任何团体都是由诸多世人所组成,世间之人,按照佛家所说,都是佛、魔性同在的,所以自然会表现出这样那样的优点和缺点,但这些优、缺点很多时候与其所属的团体并无关联。也就是说,个体成员的优、缺点不一定能真正反映整个团体的优、缺点,而无论他是否以着团体的名义。

例如基督教修炼团体,在二千年来的发展过程中,都或多或少地发生过信众的不义之举,但这些不义之举并不能归因于基督教,更不能归因于《圣经》。因为:其一,《圣经》的字里行间是宣扬着义、而在摒弃种种不义的;其二,没有统计数据可以表明大多数义人会由于修习了《圣经》而变得不义,也无法表明凡是修习了《圣经》的群体,整体上会比其他群体更为不义。相反,我们有目共睹的是,《圣经》二千年来对于人心的教化和道德的维护,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们也都不会怀疑,一个真正信奉《圣经》的人,会千真万确地变得更义一些。所以,《圣经》是真正让人向义的,个别信众的不义,并不能代表基督教的不义,更不能代表《圣经》的不义。

同样道理,就算一个邪恶透顶的黑帮组织,也可能会有个别善心、善举尚存的成员存在,但我们都不会因此而推及整个黑帮组织是善良的。那么,我们是如何识辨出它的黑帮性质呢?是基于它一贯的不法宗旨、违法勾当及与其它组织比较而言有着最多数成员在最多数情况下伤天害理的行为表现而判断的。

中共自产生之日,就旗帜鲜明地挟着“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彻底颠覆旧世界”的暴力革命理论而来,发展至今,更是以“解放”、以“革命”、以“稳定”为名行尽了暴力、谎言、卖国与奸邪之能事。就是这样一个从理论到实践都邪恶、荒唐透顶的党,还要大言不惭地领导一切,还要不遗余力地“讲学习”、“讲政治”,妄图将其邪恶的、无法无天之“党性”武装到“最广大人民”的头脑中去。它能将党徒、将其治下的“最广大人民”引领到哪里呢?我们有眼的可以看见,有耳的可以听到:在中共五十多年“坚定不移”的领导下,其党徒已经成为举世最大、最疯狂的愚民、腐败群体,其所“代表”的“最广大人民”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举世最让人提心吊胆的制假贩假、坑蒙拐骗、无信无义之“中共特色”人才!

尽管中共在历经数次政治危机之后也深刻意识到,仅凭暴力和谎言难以为继了,必须得摆设一些美丽的花瓶,才能更润滑地维持其非法统治,所以中共也在不断地诱骗、收买一些真正的道德之士入伙,权作缓解矛盾、伪装善类的花瓶。但花瓶永远只能是花瓶,一旦花瓶的存在超出了花瓶本身的意义,触及到中共之邪恶本质时,中共就会毫不手软地将花瓶击个粉碎。所以,就会有良知尚存的赵紫阳被无辜无情地冤死,就会有“防弹衣反腐书记”黄金高被摧残得神智失常,就会有敢说敢言的南方都市报被荒唐地滋事打压,就会有为民请愿的“十大优秀律师”高智晟被疯狂打击报复……

这些足以说明,对于中共来说,允许偶有的正义也是出于虚情假意(正如狼身上的羊皮),虚假的正义是为了行其更大的邪恶,邪恶才真正是其本质!

我们都无法否认这样一个普遍存在的事实:真正的正义之士一旦进入了中共的权力阶层,要么同流合污地也变得邪恶,要么就会作为异类被孤立、清除。中共将领刘亚洲也讲了“我们中国的悲剧,大到国家,小到一个单位,多数的情况是,有思想的人不决策,决策的人没有思想。有脑子就没位子,有位子就没脑子。”——不管这“没脑子”、“没有思想”是实情还是伪装,如果尽是一些不凭脑子、不用思想的人去肆意决策,而真正的有识之士“没位子”、“不决策”,这个政党还不邪乎吗?

对于这样一个邪气冲天的党,如果偶有人性尚存的党徒,在某时、某地干了某些人性尚存的事,我们又如何能将其归结为邪党的优点?

所以,尽管我费尽思量,也实在无法替中共邪党找出哪怕一丁点儿真正的优点来!

三、中共有没有过一点点改良?

有人说,从历史的整体上看,中共固然是最坏的,但中共现在无论如何也要比“文革”时期改良一些了,至少我们都知道,现在要比北朝鲜好很多了吧,所以中共正在走着改良之路呀。

可是,一个作恶多端、杀人如麻的恶徒,如果真心实意地改恶从良,必须缺一不可做地到两点:一、立即放下屠刀;二,诚心认罪伏法。而中共这个恶徒,一不放下屠刀,二不认罪伏法,它是改的哪门子良呀?哦,如果我人照样杀,火依旧放,只是不再偷鸡摸狗、不再粗言秽语了,这能叫改良吗?(参见拙文《中共“改良”,是改的哪门子良哟?》)

那么为什么中共现在看起来千真万确地要比“文革”时期绅士一些、光鲜一些呢?为什么中共现在比起北朝鲜也似乎真的要自由一些、民主一些呢?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举个例子,一个偷鸡摸狗的惯犯,如果开始较少地偷鸡摸狗了,这并不足以证明他已经改恶从良,因为完全可能基于如下种种原因而导致他表面上变得光鲜:一,年老体迈,力有不逮了;二,已经被识破,处于众目睽睽之下,客观环境不适宜了;三,他自身邪恶境界有所升华,已经不屑于小偷小摸,转而寻求更为隐蔽、更大利益的邪恶勾当了。如果是这些原因才促成的表面绅士和光鲜,我们能说他开始改良了吗?在中国大陆有过生存经验的人都知道,在九十年代早期,社会上随处可见一些横鼻竖目、喜欢打架滋事的小混混,可后来“与时俱进”地越来越少,这些人都去改恶从良了吗?非也,他们很多都转向了组建严密的黑帮组织,开始干起杀人越货、贩毒、开赌场、放高利贷、贩卖人口、逼人卖淫等等更为邪恶的勾当。尽管在大庭广众之下它们确实都会表现得比以前更优雅、更品味、更涵养一些,但谁能说它们已经改良了呢?

中共其实就是这样的。

在一次又一次丧心病狂、颠三倒四的荒唐运动把自己也折腾得无以为继之后,它不得不另寻生机。它最终选择了“改革开放”,就是试图以经济的发展来转移政治危机,为继续独裁统治炮制合法性。然而经济的开放不可避免会带来资讯的开放,资讯的开放势必催生人们思想的自由。此时的人们,再也不可能去相信“亩产十万斤”、“解救全世界于水深火热之中”、“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等等连篇鬼话,也再不可能被中共愚弄挑拔到神魂颠倒、互为揭发、个个争先恐后地效忠于党了。那么,如果此时中共仍想返回到“文革”和北朝鲜的绝对严密控制状态,还有任何可能吗,那不是痴心妄想吗!所以,现今中共的治下,如果表面上真的多了一点点自由和民主,也绝不是中共的本意,那只不过是中共事与愿违、回天无力、万不得已的大势所趋罢了!君不见中共一直嚷嚷着“两手都要抓”,只是无奈伸向人们“精神文明”的这只手抓不住了吗?君不见江贼民厉声叫嚣“要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了吗?君不见胡紧套甫一上台就派李长春去北朝鲜学习金小丑的政治控制经验、成天思量着要替毛贼东思想引魄还魂了吗?君不见中共的“金盾工程”加固得举世第一坚固了吗?如果真心改良,怎会念念不忘地与自由、民主为敌呢?

尽管表面上光鲜了,也再三自诩“和谐社会”了,但中共的邪恶本质是从来也没有变过的。因其邪恶,所以心虚、所以风声鹤唳,所以总会按捺不住要暴露出青面獠牙和嗜血本性。就在它所宣称全世界“帝国主义”虎视眈眈(众目睽睽)的状况之下,就在它自称中国人权前所未有地好的时期,它可以命令“人民子弟兵”肆意枪杀无辜青年学生、血洗长安街,它可以仅仅因为个人的猜疑和妒忌,公然在全世界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疯狂的、对信善民众的无耻污蔑和残酷镇压,它可以在朗朗青天白日之下大行活摘、贩卖人体器官的非人之暴!这些毫无道德底线可言的、远远超出了人间邪恶范畴的倒行逆施,足以让毛贼东汗颜弗如、让金小丑自惭形秽!

事实不正是这样的吗!还有谁在替中共摇唇鼓舌呢!!!

四、为什么要揭中共之坏?

有人说,中共的好坏与我无关,所以我可不去关心它,更不会象你们那样去走极端。这种说法,是对正义的无情背叛,对邪恶的无耻纵容,而且是愚不可及的。

当中共别有用心地捏造无神论,引领着我们肆无忌惮地污蔑亵渎神灵、背叛上帝之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当中共不遗余力地篡改历史、颠覆传统文化、辱没祖先之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当中共疯狂地破坏生态环境、掠夺自然资源、遗祸子孙之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当中共的残暴独裁导致了举世最大的腐败和不公,让数亿工人、农民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仍处于赤贫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当中共全面摧毁道德、扭曲人心,促使假货、毒物、争斗横行之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当中共蔑视生命、残害人民,当中共之坏直接针对数亿人,必然会波及到全世界之时,谁能说与我毫无关系呢!

人们说对犯罪的沉默同样是犯罪,有多少中共的罪恶是假我们的沉默而得以成全?又说人生在世当善恶分明、扬善抑恶,又有多少中共的罪恶是在我们的拥戴、讴歌下才得以肆意横行呢?有谁敢说,在中共的滔天罪行中,没有属于自己姑息纵容、推波助澜的那一份!

所以刻不容缓地揭露中共之坏,彻底窒息这举世之最邪,已经成为我们人性、智慧尚存的一个基本表现,也绝对是我们自我救赎良知、远离罪恶所必需!

中共之坏,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总要我们去起誓效忠于它:在我们从小到大的课本里,将永远对党忠诚当作了考试升学的唯一标准答案;把效忠于党等内容编成歌曲、恨不能满天下传唱;学生、职员一年几度的考核都必须填上“永远热爱党、忠于党的领导,坚决拥护四项基本原则”;入党、入团、入队时我们更要举手起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中共到底想干什么呢?

耶稣说“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当举世最坏、最邪、最恶之中共不断地威逼利诱着我们去起誓献身于它时,它到底想干什么呢……

结语

梅花之所以芳香悠远,是因为出自苦寒;莲花,也因出于淤泥才更显清丽脱俗。按照道家相生相克的理,举世最坏之物必然催生举世之最美好。所以,我们都应该想一想,中共,在其邪恶经验积累得最充分、邪恶能量聚集得最强大之时,会突然间莫名其妙、倾尽全力地发动一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全面镇压,这将预示着什么呢?

最后,引耶稣的一段话作结:

(上帝的国快临时)“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3/08 08:07:59 AM
中共是非人性的邪党,现今世上最邪恶的罪行都出自该党,其行径比法西斯和恐怖组 织更加残忍,也杀害了更多的人,对文明世界的破坏也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