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一声吼]首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一声吼  >  关于人物
评价高智晟先生(2007-04-10)

2858

前言

人之品性,善恶同在。善者如正义、智慧、善良、勇敢……恶者如奸邪、自私、愚昧、怯懦……

善、恶的比重,决定了其人好与坏。

如果善的一面占据主导,他表现出来就是好人,当好到一定的程度,就当之无愧地成为伟人,乃至世间圣者;如果恶的一面占据主导,表现出来必是坏人,当坏到一定的程度,则理所当然地成为卑劣小人,乃至人间恶魔。

我们评价一个人是否伟大,万不可拘泥于其人是否带有七情六欲,因为对于这个有情世界的人类,七情六欲实则是正常的、必需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作为人的正当生存权利。哪怕是宗教中所提及的,具足了真理、智慧、神通的圣者,当祂们驻留于人间行使使命时,也可能会带有平常人的一面,不然,如何能适应、如何能忍受我们这个食五谷杂粮、名利色气俱全的有情社会呢?

所以,评价一个人,应着眼于其善恶的主体。

一、高智晟的大善、大忍、大智慧

高智晟先生的善恶表现,世人有目共睹:

持久以来做到了以万民为己任,为了各种弱势群体,一再向强权据理力争;
言行一致,光明磊落,能让中共特务在长达数月的电话监控之后,心服口服地竖起大拇指;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处于残暴绝伦、万马齐喑之时,敢于铁肩担起道义,为正义掁臂高呼;
成长于中共国寨,仅凭内心的湛然虚明,就能抵制住共魔长期以来的愚民毒害,并能自我洗净铅华,放射出万丈光芒;
在举世由衷的赞誉下,谦恭依旧,风格故我,而当各种鬼魅魍魈的非议纷沓而至时,他又能慧眼如炬、忠奸立辨;
从无犹疑、轻松超越了中共险恶的“极限式精神摧垮术”,在抗拒了长达二百多日穷凶极恶的监禁与折磨之后,尚能愈战愈勇;
被非法剥夺一切财产、截断一切经济来源之后,又遭到暴力绑架,被非法关押129天,被铐住双手600个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590个小时,被强光照射 590个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800个小时,被强制擦铺板385次,被强迫洗脑、被要挟、被诬陷,其家人也遭受长期的严密监控、百般恐吓和任意宰割,而这一切都是“被捂在一个盖子里面”秘密进行的,从而让高智晟先生切实感到了万分“孤单”,尽管如此,他仍然“没有弯下他尊贵的膝盖,没有低下他高贵的头颅”,更没有表露出丝毫因为恐惧和绝望、从而有可能产生的对正义之举的悔意与怨恨;

……

面对如此种种大善、大忍、大智慧的表现,我敢断言,在我有生之年所有能看到、能听到、能想像到的世人里面,绝对是亿里挑一的!!!所以,我坚认高智晟先生的伟大!

如果这样都不能称其为伟大,那么,古今中外就实在没有多少世人再能够称其为伟大了!

在此,想对那些仍准备对高智晟有所微辞的人进一忠言,请你们在蠢蠢欲动之时先自我掂量一下,对于高先生纯粹因着正义而承受的一切苦难,你能承受其中的十之一、二么?如若不能,你就再用不着说三道四了,要么你从此心存景仰、全力支援,要么你凉一边呆着去。不然,你的内心深处,除了嫉妒还能够有什么呢!

在这正义如潮水般猛长的历史时刻,对正义的嫉妒将会把你的前途引向哪里?

二、高智晟肩负着神的使命

本人《关于高智晟的预言》一文提到,有人在高智晟公开为法轮功发声、公开出现在海外媒体之前就曾向我预言,说将有高智晟这么一个人带着神的大使命而来。对此预言,本人起初也不敢相信,但是随着事态的发展,当高智晟越来越显露出其独一无二的伟大特质时,我心悦诚服地信了。

细细想来,高智晟千真万确地肩负了神的使命。

首先,世间的人和事都不会是偶然的,尤其现在这么一个宗教和预言普遍昭示的、本次人类最为特殊的历史时期,一个人能在世间形成巨大影响,绝对有着其背后的巨大因素和安排。《圣经》告诉我们,末劫末法会有魔鬼撒旦化身来到人间,迷惑人的灵魂,与神的子民征战。本人《论共产党的无神论》一文已充分论述过,魔鬼撒旦非共产邪党莫属。而今的撒旦共魔,正率领它的魔子魔孙,广泛地灭绝着一切对神的信仰,而其中最为疯狂、最为残酷、波及面最广的莫过于针对法轮功信众对神的信仰了。那么,《圣经》二千年前所预言的神的子民,是不是主要指的现在的法轮功信众呢?依我看来是毫无疑虑的(请参见《也为法轮功辩》一文,又名《我坚信,李洪志先生是神》)。那么,众所周知,高智晟先生现在所遭受的一切苦难,也恰恰因其竭力为法轮功伸张正义所致,而在他为正义承受苦难的过程中,他又势不可挡、极其自然地成就了举世瞩目、撼天动地的巨大而正面的影响。那么,如果其中没有太多偶然的因素,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去怀疑,他不是受了神的大安排、带着大使命而来呢?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自从高智晟两年前义无反顾地关掉手机、亲自去调查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那一刻起,他就从相当程度上具备了佛家这一崇高的慈悲济世思想。

《圣经》中说,对于那领了五千银子,又赚了五千的人,“还要加给他,叫他有馀”,对于那领了一千之后埋藏在地底下,待主人回来时,依然只有一千的人,必然“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而高智晟,绝对就是那个领了五千、再赚五千的人。他皈依了基督,却能够迅速地超越常人对基督的感情认识,返出神所真正赞赏的道德与公义来。与诸多表面上信奉基督、内心却一直假冒伪善,至主来临时还在打盹、不知为主及其弟子作义行的那些人比,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伟大的、履行了誓约的基督徒。

《推背图》四十七象谶曰“偃武修文,紫薇星明;匹夫有责,一言为君。” 颂曰“无王无帝定干坤,来自田间第一人;好把旧书多读到,义言一出见英明。”而高智晟以自己经年累月的言行,已经无可争辩地向世人展示出其中所昭示的匹夫担道义、义言见英明。

鉴于如此种种,我敢说,高智晟先生,不但是极有可能,而且是十分够格,甚至于千真万确地、本就肩负着神的使命而来!

三、不愿再提却不得不提的所谓“变节”问题

人的心理承受,其实是有极限的,正如人的体力承受也有极限一样。世界上的长跑冠军,你让他无休止地跑下去,也终有疲倦、崩溃的一天,但是,这种疲倦和崩溃,决不是一个体质虚弱、从来就跑不了几步的人够资格去蔑视的。

而恰恰就有这么些人,巴不得高智晟早日疲倦、崩溃下来,然后好好地蔑视一番,以证实自己先前的“英明”和炫耀自己的体力充沛。但它们不想想,它们可是连一步都不能、不敢、也不曾迈出过!对于它们,《圣经》中也早有所指,“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豫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让它们大失所望的是,高智晟似乎到现在仍然表现得不知疲倦,依然铁骨铮铮、道义凛然呢!

其实,自从高智晟轻松超越了中共“极限式精神摧垮术”起,就没有人可以对他日后有可能出现的种种不完美指手画脚了。因为整人水平冠绝天下的中共,已经用它长期研究而出的“极限式” 向世人铁证如山地证明了:高智晟的伟大和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已远非一个寻常人可比!那么一个寻常人,甚或一个本身就算卑劣的人,有能力、有资格去诋毁高智晟先生的伟大吗?

《圣经》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而今,高智晟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永生的窄门,因为要因着正义而永生,所以窄门的路必然艰难而崎岖无比,尽管如此,高智晟也已经前行得不知道有多远了。然而总有些人,早已进入了灭亡的宽门而不自知,还在那隔岸观火的位置上、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姿态,笑话着那进了永生窄门的人!宽门的路平坦且风光无限,可惜将人引至的是灭亡!

对于那些希望高智晟终有一天会坚持不住的人,我也想给予它们一线希望,因为它们所期待的那一天,终究是会到来的,并且似乎很快就会到来(个人认识)。有位圣者讲过,一个修炼人的心性、心的容量是有极限的,当他承受到极限的时候,如果继续承受,他就会由于容量不够而变坏,从而走向另一个极端,所以就会让他开功开悟(非原话)。我想,对于高智晟这样,已经与千百万正法修炼者的毁誉荣辱休戚相关的人,也可能情同此理罢。所以我认为,高智晟终究也会有承受不住的那一天,只是,对于这样一个已经十分伟大的生命,神不至于让其彻底走向另一个极端罢。所以我相信,真有那么一天,也必将是他复活之日。

依着中国传统相生相克的理,有人复活,就会有人灭亡。所以,对于那些幸灾乐祸地期待着的人,这个时刻的来临实在不太可能为它们带来任何喜悦了。或许有如耶稣所讲的,“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结语

千古艰难唯一死,高智晟持久以来的言行表明,他的精神境界早已超越了通常意义上的生与死。其因道德、公义而遭受的旷世苦难,必将成就其旷世的伟大!

尽管,这个铮铮伟男儿,在顾忌于妻儿老小的安危时,也曾偶尔作出过妥协和让步,但这对于他所成就的一切,实在无伤大雅,也实在是无可厚非的。

这样说,并不是有意将高智晟夸大为完美无缺,只是觉得,对于一个长久以来正义如斯、智慧如斯、坚韧如斯的人,除了差他来的那位神之外,似乎已经没有人够资格去全面评价他了!

所以此文,说是评价,实则为了赞颂。

最后,引用《圣经》里面的一段话来送给真正的基督徒高智晟先生,真心祝愿高先生能过得乐观、释怀一些——“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么。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8/08 08:46:32 PM
如果像高智晟先生这样的人多一些,共产党就不会这么无所顾忌的横行霸道了,中国人的懦弱,妥协和麻木酿造了中共为所欲为的温床。愿神保护高先生!